?>

You are here演講 / 【02/27 C-Club 演講公告】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戴昀「守門人的音樂現場:社會網絡與集體選擇」

【02/27 C-Club 演講公告】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戴昀「守門人的音樂現場:社會網絡與集體選擇」


By postman - Posted on 21 二月 2019

2019-02-21 22:31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下週(02/27) C-Club演講將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戴昀為我們帶來:「守門人的音樂現場:社會網絡與集體選擇」
歡迎大家在02/27下午兩點至三點半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20190227C-Club演講紀錄

 

 

紀錄:黃釋賢


  在正式進入今天的講題之前,以社會網絡研究音樂展演空間的戴昀老師,先向大家介紹守門(GATEKEEPING)和守門人(GATEKEEPER)兩種概念,並以家庭主婦為例說明要促進改變,掌握關鍵位置角色的選擇是很重要的,這個角色也就是所謂的守門人,而與守門人類似的概念除了出現在傳播領域,包含管理學在內的其他學門也可看見。聽聞隨著社會變遷,守門人不再重要,戴昀老師不以維然,並以自身研究《亞特蘭大地區音樂場館的網絡關係》來向大家說明。
  解釋該研究時,老師先解釋文化認可的概念來解釋音樂如何被聽見,從一開始有機會曝光到,成為經典甚至是傳奇,每通過一層考驗,音樂的價值就會越來越高,掌握關鍵篩選機制的人將會影響是否能被看見的可能。常見的篩選機制包括頒獎或是透過評論員來賦予價值,戴昀老師在此研究中正是探討場館作為一個前端如何篩選樂團,而提出兩個研究問題-場館本身的性質,是否影響其聚合、場館之間的網絡結構是否影響聚合。戴老師運用量化研究發現,在亞特蘭大兩個場館要同性質、產生連結並不容易,除了場館性質、價格、音樂風格與地位會影響聚合,共同友人效應也會強化地位聚合,最後得到的結論是-守門人的集體選擇不僅受到經濟、文化與社會的影響,行動者的網絡也會介入其中作用。另一方面,老師也分享另一個以微信公眾號言論審查
的研究,透過團隊的程式設計,呈現社群媒體中訊息篩選機制的圖像,更提供瞭解中國言論審查研究的一個取徑。
 
問答Q&A
Q:文化產業中的守門與社群媒體的守門,似乎在概念上不太一樣,文化產業的守門是來自結構;社群媒體的守門是來自發言者帶來的屏蔽?
A:其實我認為沒有根本性差異,我有一個同事他認識在騰訊工作的朋友,他們聽到這個研究時覺得很好,因為做媒體的會去觀察周遭什麼議題或內容被屏蔽,而不去寫那方向的內容,所以不只是依照他內部的規則,事實上觀察所造成的屏蔽也在這裡出現。因此,我不認為這是個別的影響。
 
Q:投影片中看似中性的字詞-金融跟經濟為何會被刪除?
A:看似中性的字眼其實並不是說只要出現就會被刪除,而是研究中的一種分類,以其中的百度為例,不是說只要有出現百度就會被刪除,而是這些被刪除的訊息中,有百度這個關鍵字的很多,因此將它分作一類。另外,儘管技術上已經可以抓出關鍵字,但仍有改進的空間,使用程式之後還是需要人工進行二度的比對,補足科技的漏網之魚。
 
Q:因為感覺音樂產業這邊,你比較是實際上空間的社會網絡,現在網路時代,你聽到這個音樂是透過社群媒體的傳播,兩個研究未來有沒有結合的可能?
A:我覺得當然,像我剛剛講說媒體作為守門人的角色是削減的,但是我覺得不是守門人不存在,守門人可能有新的角色,可能是科技公司,可能現在不是從買唱片聽到音樂先,而是我現在在路上聽到,所以我覺得如果把微信當作一個大的科技公司,我覺得就像音樂產業中的YOUTUBE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但是我覺得大家會講說,好像現在在網路上聽到最重要,但大家都可以放音樂在網路上,只是有多少人會發現,現在大家講說是科技民主,但我沒那麼樂觀,還是需要一個意見領袖,我覺得他還是會存在,只是在變動。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