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09/27 C-Club演講公告】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邱林川教授「中國的數據權力與反權力」

【09/27 C-Club演講公告】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邱林川教授「中國的數據權力與反權力」


By postman - Posted on 12 九月 2019

2019-09-20 13:16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邱林川教授演講,全新題目!!

 
中國的數據權力與反權力
Data Power and Counterpower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邱教授,近年活躍於國際學術社群,將帶來他最新的對中國政府投入數位科技、數據治理的歷史梳理,兼及談論近期香港社運,精采可期。

六十餘年來,中國各種社會力量均為形塑數位科技而有相當投入,其夢想的未來卻大相逕庭:有毛派,也有新自由主義;有後社會主義的,也有後資本主義的。然而,這些「中國夢」最終多以徒勞告終。以華為為磨心的中美爭議卻似乎表明,今日中國已成為全球人工智能(AI)超級大國,具有足夠實力挑戰美國矽谷的霸主地位。然而,本次講座通過介紹中國數據系統的內部複雜性,特別是沿著地緣政治與階級分析的斷層線,從歷史和批判的角度質疑中美的雙極精英主義框架。主要觀點是:我們必須正視中國數據「反權力(counterpower)」的形成,它是多元和動態的,且超越國界。中國數據體系的最終命運在關鍵時刻往往取決於國家安全考量及中國內部結構性危機。只有正視「反權力」並對其進行深入分析,才能充分了解當代中國數據權力的全貌。這也是1950年代以降,反復出現的歷史規律。
 
時間:2019年9月27日( 五) 10:00-12:00 
地點:中正大學社科院R227
主辦:中正大學傳播學系、中正大學社會科學院
 

 

歡迎參加!!
 

 
 

190927C-Club演講紀錄

紀錄:呂慈芸、呂政道

 

講題:中國的數據權力與反權力

講者:邱林川 /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日期:2019/09/27

地點:R227   

 

參與人數:38位

 

 

本次演講邀請到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邱林川教授。邱林川教授的研究橫跨了多門學科與領域,其中包含:傳播技術、社會階級、全球化與社會變遷。本次講座邱教授分享了他最新的研究《中國的數據權力與反權力》。近期香港反送中遊行爆發後,不少香港青年利用新媒體對抗黨國的數據權力,這也讓有關中國數據權力與反權力的研究更顯重要。本次講座可大致分為三個段落:1.數據權力與反權力是什麼?中國的數據權力和反權力的樣態又如何?2.下層如何反抗數據權力?3.中國的數據權力與反權力的歷史脈絡為何?

 

數據的權力與反權力

若要探討數據的權力與反權力,便要避免科技拜物教的迷思。邱林川教授以李開復對AI的觀點為例。李開復認為中國尖端科技的崛起挑戰了美國,且中國政府對於高科技的支持,更加速了中國的崛起。李開復的觀點將中美視為二元對立的國家,無視了其他國家、地區的力量。此外中美也並非處於完全的對立關係,當中有更多的是中美兩國的互動與交流。而中國不只有政府由上而下力量,內部的權力也相當多樣性,並非鐵板一塊。

 

中國的數據權力與反權力如同陰陽兩極,有其衝突、妥協、競合後所呈現出的關係。權力是制度性、結構性的安排。權力所維護的是不對等的關係,對下層有所壓迫。反權力即對應權力,力圖改變不對等關係使權力更為平等。數據的權力和反權力有其歷史脈絡,現階段的權力與反權力是歷史堆疊出的條件下所產生的結果。

 

反權力案例
因為權力的壓迫,讓下層的反權力開始匯流,使用類同的科技進行反抗。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會反抗。邱林川教授在反權力的案例有:

1.參與反政府抗爭的香港青年越馨利用虛擬貨幣去中心化的方式,使各個端點都留有資料,

讓民眾傳出的文字和訊息不會被刪除。

2.程序員起身反抗過長的工時,並以「996.ICU」為這場抗議的名稱。他們在微軟旗下用於代碼共享的平台GitHub上發起有關中國勞動法的相關內容,訴求企業符合勞動法的規範。996.ICU的抗爭中,也讓中國唯一一個合法工會中華全國總工會旗下的《工人日報》也發出譴責過長工時的報導和評論。

 

數據權力與反權力的歷史脈絡

中國的科技發展與國家權力受儒家以群體為本的思想以及國族主義影響甚遠。1960年代中蘇關係交惡,1964年中國獨自設立第一間電子管工廠,並於1966年發展小型電子管技術。此時毛政府將中國的科技公司作為獨立組織,強調中國不模仿國外技術、自立自強,不懂ABC也可以玩電子,用漢字也可以寫程式。1979年越戰結束後,中美關係升溫,也使中國開始引進美方的技術,從共產主義步入到新自由主義的社會。

 

邱林川教授總結,數據的權力與反權力是歷史上推演而來的產物,有著本身獨特的價值系統,並隨著歷史時間發生著變化,如同馬克思所述:「人們創造自己的歷史,但是他們並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並不是在他們自己選定的條件下創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創造。一切已死的先輩們的傳統,像夢魘一樣糾纏著活人的頭腦。

 


Q1:普世價值是什麼?

A1:大部分文明的國家接觸到的自由、平等、民主、法治。但中國批評普世價值,認為其稀釋了中國的特色。然而諷刺的是在詮釋社會主義的文宣上,卻也包含了: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普世價值。可以說在官方文宣上的普世價值是正能量,但走到街頭上的普世價值便是必須被壓制的負能量。

Q2:從專業延伸到其他領域時,跨領域的經驗為何?

A2:因為覺得很重要,必須跨到其他領域進行梳理。尤其傳播學本來便是跨領域的學科,不是獨立於社會學門的學科,必須其他領域的學科學習。

Q3:隱私的蒐集做到什麼地步,就是被侵犯了隱私權?

A3:在個人對企業的部分,除了必須全然同意個資被蒐集的情況下,才能使用產品。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例如手機充電時間的數據,也會被企業收集。除此之外,也必須關注個資的數據如何被企業被販賣,所以也觸及企業與企業之間的關係,以及企業和國家的關係。

Q4:權力和反權力之間的關係應該如何?

A4:從執政者的角度,當然是希望反權力是被收編的。但在歷史的脈絡來說,陰陽合構地情況可以維持一段時間,但權力的內部從來不是鐵板一塊,久了一定有所鬆動。歷史可以分兩個階段:日常,可以被經濟、假民主、意識形態掩蓋。然而日常會在關鍵點:例如韓戰、越戰、六四天安門,爆發出來。

Q5:台灣EID數位身分證可能會延伸權力對個人的控制,但台灣多數民眾卻希望其普及。老師怎麼看待EID的技術?

A5:如果是請私人企業代理,那麼企業如何設置這樣的技術。而且重要的是,台灣民眾是不是能夠也同樣擁有這些數據。或許國家能以數據合作社的方式,讓全民持股,一起決定EID技術的設置權力。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