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0/02 C-Club演講公告】中正大學政治系李翠萍教授「公益資本主義應用於偏鄉振興政策的侷限性:日本瀨戶內海群島個案分析」

【10/02 C-Club演講公告】中正大學政治系李翠萍教授「公益資本主義應用於偏鄉振興政策的侷限性:日本瀨戶內海群島個案分析」


By postman - Posted on 25 九月 2019

2019-09-25 16:49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大家好:

10/02 C-club演講將由中正大學政治系李翠萍教授為我們帶來:「公益資本主義應用於偏鄉振興政策的侷限性:日本瀨戶內海群島個案分析」

時間:10/02(三) 14:00-16:00

地點:社科院227教室

歡迎踴躍前來聽講


 

 

 

191002C-Club演講紀錄

紀錄:黃仁禧、謝以琳

 

講題:公益資本主義應用於偏鄉振興政策的侷限性:日本瀨戶內海群島個案分析

講者:李翠萍 / 中正大學政治系教授

日期:2019/10/02

地點:R227   

 

參與人數:37位

 

 

 

本次演講邀請本校政治所的李翠萍老師分享近期的研究,李老師以環境政治學出發,在課堂中以瀨戶內海的三座島嶼為例,告訴我們公益資本主義在應用上的侷限性。

公益資本主義是一種鼓勵私人企業自願以對社會有利之方式尋求利潤的經濟制度,使企業管理者基於道德做決策,培養出有利於所有利害關係人的策略習慣與價值,相較於企業社會責任(CSR),公益資本主義更強調企業應幫助解決社會問題。這種看似對企業和社會都有利益的運作邏輯,其實還是重複著資本思維的掠奪式積累,李翠萍認為,日本式的資本主義是影響瀨戶內海偏鄉振興政策的關鍵。在日本式的企業文化中強調公司主義,勞工和公司類似盟約的關係,會以公司的利益為中心,公司同時會提供就業與管理的安全保障。政府也和財團擁有相當穩定關係,對土地所有權的保護較多,這兩個因素讓瀨戶內海三座島嶼的觀光建設得以有效的運作。

在瀨戶內海藝術祭出現之前,直島、豊島和犬島都直接或間接的受到工業的影響。直島上最大的企業便是三菱冶煉事業,因為開發的緣故早期也被稱為「禿山」,豊島雖然以豐饒的農產為主,但後來豊島綜合觀光開發株式會社非法棄置56萬噸廢棄物在海灘上,也進一步破壞了島上的生態,犬島則有日本重要的煉銅廠,在美國尚未進入銅礦產業前,日本的煉銅事業在國際的競爭力強,犬島便有大規模的銅礦產出。

隨著三座島嶼的產業競爭力削弱,人口也不斷的流失。為了解決這個狀況,以文教產業起身的倍樂生財團(前身是福武集團)便希望基於公益資本主義的精神,以藝術活化瀨戶內海因工業污染而沒落的小島。倍樂生總裁福武總一郎除了商請好朋友安藤忠雄來設計島上的建築,也借助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藝術總監北川富朗的經驗,發掘出瀨戶內海的跳島商機,即是今日三年一次的瀨戶內海藝術祭。

2010年第一屆藝術祭帶來了約莫200萬的觀光人潮,但有趣的是藝術祭後,專家對於瀨戶內海各島居民的調查,直島和豊島居民有相當比例對藝術祭沒有期待,最不熱衷「與人交流」及「藝術鑑賞」,對藝術祭持正面態度分別佔20.8%及31.7%。這也和後來歷年的人口統計印證,原先想解決人口流失問題而做的藝術祭,卻沒有有效遏止情況變壞。李翠萍的研究中提到,日本的公司主義文化和土地所有權制度限制了行動者的視野,使長期被忽略的不正義持續被忽略,導致在立意良善的制度複製同時,也複製了不正義的制度結果,而且由於偏鄉的脆弱特質,使得此種現象在偏鄉振興的案例中更為凸顯。

另外在土地所有權傳統觀念下,瀨戶內海住民需要承受財團開發觀光的外部成本。許多的小島土地與老宅被財團收購與租賃,在藝術祭的行銷策略上也將島民生活日常轉化成觀光財,而且財團會主導了這些島嶼文化的詮釋權,形成居民生活和藝術祭建構出來的文化處於解離的狀態。

李翠萍在演講結束前說:「我其實沒有要替這樣的情況提出解決方法,這也不是這個研究的野心,而是將這個個案作為借鑒,提醒我們會不會是複製一個人口持續流失的偏鄉振興典範?」

    

  


Q1.藝術祭前人口流失的狀況?島上的污染物誰清運?居民平常在幹嘛?

A:犬島、直島礦產競爭力變弱,所以人口在藝術祭之前就已經流失。豊島比較特別,原先便無工業,以農業為主。污染物從豊島運到直島,直島的三菱企業因工廠閒置故可以做污染處理。藝術振興沒有阻止人口流失。直島年輕人以區公所和三菱企業為主,其他兩個島主要是老人。

 

Q2.美術館的經營者與獲利者是誰?對台式資本主義的看法?

A:都是倍樂生財團。日式資本主義比起台式資本主義更重情感,也更懂得包裝,台式比較草莽。

 

Q3.土地私人所有的文化和願意捐出土地似乎不同?

A:並非為了公共利益,而是取決於土地有沒有用。對於別人的地,日本人可能較不會去處理、申訴。

 

Q4.研究過程中最大的困難和反思?

A:進入田野的過程最困難,聯絡受訪者有國情問題,美國的案例完全沒有人回應,日本人反而對客人很親切。田野過程中的困難在於自身需要完全模擬情境,所以會比較慢熟,且因為會先準備許多資料,所以進入之後常常已經不客觀。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