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0/09 C-Club演講公告】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應用研究所徐毓良副主任「文本數據的跨界應用 -《我們與惡的距離》執行經驗分享」

【10/09 C-Club演講公告】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應用研究所徐毓良副主任「文本數據的跨界應用 -《我們與惡的距離》執行經驗分享」


By postman - Posted on 02 十月 2019

2019-10-02 11:18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大家好:

10/9 C-club演講將由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應用研究所徐毓良副主任為我們帶來:「 文本數據的跨界應用 -《我們與惡的距離》執行經驗分享 」

時間:10/9(三) 14:00-16:00

地點:社科院227教室

歡迎踴躍前來聽講


 

191009C-Club演講紀錄

紀錄:張彤瑄、陳莞青

 

講題:文本數據的跨界應用 -《我們與惡的距離》執行經驗分享

講者:徐毓良 / 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應用研究所副主任

日期:2019/10/09

地點:R227   

 

參與人數:52位

本次演講邀請到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應用研究所徐毓良副主任,與我們分享大數據分析如何運用於戲劇節目《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前期劇本發想,並說明影視產業與文本數據分析合作的可能。

 

大數據的運用可追朔回2013年,臉書在台灣正式形成風潮,也被意識為社群媒體。而因為是新科技當時業者還不了解這些數據該如何被運用,臉書本身資料為非結構化資料較一般資料庫不完善,初期資策會僅做些敘述統計並規劃成一個報表平台以利協助客戶。但因資策會主要為計畫導向,維運人力通常過於吃緊,因此於2014年便結合了自身的服務設計專業,將報表平台改為提供persona分析使用者輪廓,而這整個服務也隨著臉書於2016年開始將自身數據停止提供後,轉型成研究顧問服務。

 

而這個顧問服務也承接了《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接洽,一開始協助像天下、公視這類擁有社會責任又被夾在商業之間的媒體,如何數位轉型、如何運用社群媒體去行銷戲劇等,初期以社群媒體行銷為主要服務。爾後公視提出是否能用大數據結合戲劇,找出能做的戲劇題目,也與製作人、編劇接洽討論,對於此類想法徐毓良副主任也提到些國外實例,如:美國有Amazon、Netflix(為前後顧客行為分析)、中國有小時代(行銷置入),但在2016年的公視是沒有類似這些案例的數據資料。也因如此,對於此類結合在雙方不知道該如何協助彼此時,只能透過實驗來進行碰撞,第一次實驗是透過麻醉風暴2,八仙塵爆與戲劇是可結合的,資策會先以過往協助行銷方式提供了事件文章的時間點、主要角色(人物呈現),但在初次配合便發現在編劇的想法中人物、事件是有意義的,但「熱門」趨勢對於戲劇來說並非所需,編劇更想知道的是那些沒有被知道的事,想要瞭解新聞輿論中的「觀點」與「衝突」,而這也是戲劇最核心、吸睛的地方。

 

擁有了上面的經驗之後,開始了《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前置作業。在當年社會發生了鄭捷、小燈泡事件,因此製作人與編劇想做與無差別殺人事件相關戲劇來慰藉社會。而資策會這邊也從「無差別」、「殺人」兩組關鍵字進行搜尋並將資料進行分類標的、處理並呈現給編劇了解,其中在資料分類上最後發現是運用了事件知識圖(事件、議題、人物三角形)進行關聯整理。而在這三角形裡,人物部分是運用人工校正名字並賦予身份,由於事件人名並非知名人物多需人工處理。在議題上需找出具有觀點衝突的詞彙,而此類詞彙通常在閱讀新聞時容易被略過。而該如何帶出觀點呢?從議題上代入人物的觀點,可能是這類人物多是怎樣類型、有什麼態度、想法與其他關係人對他的看法等等。
而經過整理後其實有發現意料之外的有趣事,比方像:媒體製造業,在鄭捷事件中看見媒體、酸民等其他新角色的出現,進而去了解社群上、媒體立場的對立、喜歡點擊事件的酸民背景。其他部分為編劇想知道的社會安全網、國外案例等等。
最後,透過《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經驗,徐毓良副主任也做出幾個結論:事件知識圖的關聯性、質化劇本脈絡、新的思考角度等。而對於複製可行性則表示「有討論才有數據,討論量多才有大數據」,並非全部事件都能運用,現行台灣最大的問題則為數據基礎,缺乏具有代表性的戲劇平台。而《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編劇表示雖然當時接觸時認為數據冰冷超過負荷,但文本數據對於事件脈絡、社會發酵仍給予很好的幫助。


 

Q1:資料分類是很重要的一環,需不需要具備編劇的常識,磨合中可能會經歷什麼?

A1 我認為可能跟之前做服務設計的同理心有關,會了解編劇會問什麼,但之後與更多編劇接觸後才更了解編劇的行話。而分類會對應到題目的特色,現在用比較快的方法為電腦去跑新聞主題,透過電腦抓關鍵字,再一一抓主題出來。

 

Q2:未來像講者這樣的職業角色有沒有可能專業化?

A2:現在比較屬於實驗計畫的延伸,不太可能變成標準化工作,但是對於編劇來說可以扮演編劇顧問的角色,嘗試幫助給予編劇一些新的發想。

 

Q3:資策會目前有沒有計劃要去實施針對學界、業界與新創能量的結合?

A3:如果業界願意當然很願意去做這方面,不過目前文化部那邊不知道有沒有經費在做這個。

 

Q4:以紀錄片來說對於觀點和議題都很重要,但人力編排較為吃緊,想要了解紀錄片與這類服務的結合?

A4:要先看是否有足夠的能用數據、是否有多元觀點,大家常討論的主題為何,大約有千篇即可。比方像老鷹想飛,因為是較為特殊事件所以就不太適合。

 

Q5:目前數位服務創新應用研究所中人力組成多為什麼樣的專業背景

A5:聚焦到做本次題目的部分,需要懂數據、會寫程式、會爬資料、本身對事件的理解,以傳播學科來講,會需要多一點的涉略,例如:寫程式。而資策會內部會有技術研發人員以及行政部門人員,總而言之,一定是需要跨界合作的。

 

Q6:運用臉書資料的時候,臉書官方會不會有動作與干涉?

A6:現在臉書能爬的資料已經比當年與惡的資料量低很多,因為臉書會認為是可以用的資料,若是學術用途可能可以申請使用。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