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0/17 C-Club 演講公告】黃俊銘/台灣流行音樂在中國:一個關係性的台灣-中國研究

【10/17 C-Club 演講公告】黃俊銘/台灣流行音樂在中國:一個關係性的台灣-中國研究


By postman - Posted on 09 十月 2018

2018-10-09 20:48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下週(10/17) C-Club演講將由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助理教授黃俊銘為我們帶來:「台灣流行音樂在中國:一個關係性的台灣-中國研究」
歡迎大家在10/17下午兩點至四點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20181017C-Club演講紀錄

紀錄:池瑞昇

講題:台灣流行音樂在中國:一個關係性的台灣-中國研究       

講者:黃俊銘/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助理教授黃俊銘

日期:2018年10月17日  

地點:R227 

參與人數:37位  

 

在演講開頭,黃俊銘老師表示想利用這次演講的機會,完整的介紹並反思自己的研究。這個研究將台灣流行音樂框架於兩岸,將過去研究中的台灣議題加入中國因素。他介紹自己記者出身,進入社會才開始學社會學。剛好碰上唱片沒落,非主流音樂蓬勃發展,決定深入大眾文化。

在研究方法方面,採用的是文化社會學、政治社會學。並以中國和台灣做對比,過去台灣音樂生產的過程中,目標消費者不一定有包含中國。隨著兩岸交流頻繁,中國消費者才逐漸被台灣音樂生產者意識到,並被重視。研究策略:中介研究-與過去傳統媒體研究不同,中介的特點在於承認了非媒體界的中介。研究重點:音樂文化生產消費與政治認同間的轉換性。此研究的參考書籍,除了學術期刊外,廣泛閱讀各種雜誌期刊,如陸生元年、新週刊等。研究問題主要有三個,分別是「臺灣的流行音樂怎麼引介到中國,其中的國族政治認同糾葛?」、「中國的媒體如何處理台灣流行音樂?」、「中國人如何感受台灣流行音樂?」。

文本分析的部分,黃俊銘老師分析了「春節聯歡晚會中台灣音樂的編排」、「人民音樂雜誌-關於鄧麗君音樂的討論」、「李皖-專業的音樂評論」、「張立憲-中國音樂人討論關於羅大佑的文本」。這樣的設計為滿足了由高而低的階層-中國官方(春晚)、官方專業(人民音樂)、一般公眾(李皖、張立憲)。

此研究採用的主要理論是瑞蒙威廉斯的感覺結構,利用這個理論來探討中國人的感覺結構如何看待台灣音樂。將文化視為一種選擇,任何文化都應檢視是否為選擇的結果,以符合特定利益。他認為在傳統社會學研究中常只在乎宰制、組織等社會面向,卻忽略文本內容。一些過去的研究將音樂是一個媒介,啟動了社會交往。但也有一些研究認為不能忽略音樂的內容,音樂依舊有個別性。黃俊銘老師想要融合上述兩個觀點,以媒體中介的方式來審視音樂內容。音樂有中介其他事物的功能,用來調適參與其他事物的媒介。音樂的內容有時是不被在乎的,而是用來協助完成自我的科技。但個別音樂依舊有差異性,黃俊銘老師希望了解音樂內容對個體影響之間的共同與差異性。另一個理論則是國族主義理論,在台灣與中國的相關研究中是不可避談的部分。

在1983年的中國春晚中,中國官方接受類似於鄧麗君的氣聲唱法。在中國,鄧麗君的音樂卡帶作為音樂中介,間接影響了中國音樂的發展。台灣音樂在中國春晚中所扮演的角色,黃俊銘老師發現了幾項特點-台灣歌手扮演國族家庭一員的敘事;自然化台灣為中國一部分的想像;台灣會化為海外華人的想像;世界主義式的將海外華人歸為訴說目標。在春晚中,台灣音樂出現多半帶有思鄉及可望回歸的要素。而在分析李皖的文本中也發現,大陸聽眾在聆聽台灣音樂時,會將台灣音樂當作中國音樂的延伸。

在與歌迷深度訪談部分,黃俊銘老師以下面四個問題做為探討歌迷想法的面向-聆聽台灣流行音樂的經驗歷史、中國音樂與台灣音樂差異比較、台灣音樂與抽象台灣概念的關係、以張懸的案例測試歌迷反應。結果顯示,大陸歌迷對於台灣音樂的印象是細節的、溫暖的、西式的、中國的、真實的、存粹的;對中國音樂印象是大情大愛的、聲音大、憤怒的、低俗的、商業利益。他們認為台灣的音樂是中國文化的遺產,而且可能比中國更中國。中國的部分文化因過去的政治鬥爭而被拋棄,台灣則被視為保存的地方。台灣音樂雖類似於西方音樂,卻又不完全相同,有細微的中國連結。大陸歌迷認為聆聽台灣音樂可以體驗到更多的傳統中國文化,幫助他們找到本真的「我們」。台灣的音樂在中國被稱為「小清新」,這種稱呼反映了這種音樂類型的去政治特性,大陸歌迷以聆聽小清新歌曲來逃避中國無處不在的政治性。

黃俊銘老師最後總結,台灣的流行音樂在中國有幾項特性-台灣音樂會被收編到中國主旋律文化、台灣音樂會創造新的音樂政治認同、提供社會思想及政治想像的資源。

Q&A

Q:就台灣文化音樂歷史,為什麼小清新一詞最早出現在中國?為什麼現今的地下樂團沒有台灣的主體性,中國聽眾依舊想要聆聽?

A:中國流行文化是選擇性的,小清新文化是較非政治的,中國聽眾用小清新一詞來區隔中國其他較政治的歌曲類型。兩岸有某種共感,台灣音樂影響中國,中國音樂也影響台灣。社群媒體使得兩岸的共感產生,相似其中又有差異。也許就是一種新的情覺結構。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