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0/18 C-Club演講公告】陳怡璇/尋找Seafood, 讚嘆Seafood: 價值千萬的研究修行路

【10/18 C-Club演講公告】陳怡璇/尋找Seafood, 讚嘆Seafood: 價值千萬的研究修行路


By postman - Posted on 13 十月 2017

2017-10-13 17:02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好:

下週的C-Club課程將會由傳播所的陳怡璇教授為大家帶來「尋找Seafood, 讚嘆Seafood: 價值千萬的研究修行路」,歡迎大家在10/18當天的下午兩點到四點踴躍至227教室聽講!

 


 

 

  

 

C-Club演講紀錄

紀錄:  王教安

講題: 尋找Seafood, 讚嘆Seafood: 價值千萬的研究修行路  

講者: 陳怡璇教授/電傳所助理教授   

日期: 106年10月18日      

地點: R227     

參與人數:

學生:35人

老師:簡妙如、王嵩音、劉駿州、胡元輝、李政忠、戴皖文、唐士哲、吳政龍

演講摘要

 

陳怡璇老師今天在C-Club演講的題目是「價值千萬的研究修行路」,一開始先提及到自己的剛踏入研究領域後的第一篇研究,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事情,就是把自己讀到的書做成讀書筆記,然後經過簡單的整理後,就成為他的研究,沒有題目、沒有格式、沒有問題意識,什麼都沒有,就呈現一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狀態。接著,隨著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後,漸漸地找到自己的研究興趣,像是數位科技(例:社群媒體、行動裝置、多平台)、閱聽人研究(如知覺、態度)以及媒介經濟與管理等,開始在這些領域上開始進行研究,從自身的經驗開始發想題目,他認為研究其實不困難,只要肯去做就一定會有結果。

 

也因為在奧斯丁大學念博班的關係,認識到議題設定理論的提出者McCombs,也修了他的課。在期末時,因為要用議題設定理論作期末報告,以同性議題作為主題,並加入了新聞來源這個變項進去,一個無心的舉動,卻讓他的這篇論文選入到期刊中。這時候他發現,其實理論不僅只是來驗證一個事實。同時,我們也可以這樣得來「玩」理論,在研究中來嘗試各種可能、試圖擴展本身的理論,或是加入其他變項,又或是結合不同的理論等,讓研究能更充滿豐富性。而且同一種研究題目,也可以嘗試著用不同的角度來做切入,像是歷史角度、閱聽人知覺又或者是媒體經營管理的角度下去做切入,就會得到不一樣的結論。

 

接著,陳怡璇老師也提到如何學習做研究,其實題目的發想就在周遭,自己的生活經驗或是與同學的對話當中,都能夠從中發想問題,若是真不知道去哪裡找題目,那就去參加研討會,因為參加研討會後,就能知道大家都在關心什麼事情。而當我們不知道要去哪裡找答案時,就去文獻裡翻,因為所有的解答都在文獻當中,很多研究者都已經幫你想好答案,並且寫在文獻當中了。在寫論文的時候,同儕會是很重要的因素,因為他們會給你壓力或者是砥礪,激發自己不服輸的態度,因為從同儕的眼中,尤其是能從學霸的眼中看到發亮的眼神。

 

最後他分享,在研究所中四個千萬的價值。

一、千萬不要猶豫不前。大膽的用理論,試著修改理論,怎麼做都可以。

二、千萬視失敗為理所當然。在我們人生當中,不會因為失敗一件事情,就把自己給否定掉,我們在寫作的時候,一定會經歷過許多的被退稿、被拒絕,但這些都是種累積,因為有了這些累積,最後才能成就一個完美的研究,畢竟,一個完美的研究,就是透過不斷的失敗來累積而成的,只要記得「Crappy journal and move on」。

三、千萬要與壓力相處。

四、千萬要愛自己。只要愛自己,你就會懂得包容自己,了解自己的不完美,這樣也不會太苛責自己,畢竟,我們總是不完美的,只要能夠愛自己,就能接受他。

 

送給同學一句話:「與不確定性共處,仍保有方向感。繼續迷惑卻不慌亂地面對眼前這條人生與學術路。上路吧!」(鄭玉菁,2007)

 

問答Q&A

Q1:當寫不下論文的時候,會怎麼調適自己的心情?

A1:自己會想去做菜或是做一些不動腦的事情,像是繼續看類似相關的論文。會寫不下論文的原因在於,沒有資源、沒有材料,所以不知道可以寫些什麼東西,這時候可以再去多看一些文章,來補充自己的資料庫,讓自己產生出一些想法,就會有寫下去的動力,從另外一個角度想,也是一種心理安慰,至少是在做有意義的事情,比較對得起自己。

Q2:會不會質疑自己,為什麼想踏上博士的路?

A2:其實不太會去質疑自己為什麼要走這條路,因為自己在很早之前就決定好,要往這條路發展,不過可能會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沒有辦法完成他或是克服他。不過,回到最後一點所提到的,只要能夠多愛自己的話,也就不會有質疑自己的時候,因為這時候的自己,是已經能接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事實。

Q3:有些閱聽人的型態會是一個,如果自己能在實體媒體上能得到內容之後,就不會到臉書上再去獲取,而產生二次性的消費,所以實體業者其實不用擔心臉書的威脅?

A3:其實我們的目標是泛指一般的大眾,不是只有特定的閱聽人,問題點應該會是,當臉書出現之後他開始與實體媒體之間產生一種爭奪,兩者一起爭奪閱聽人有限的資源,像是時間或是注意力。

Q4:像老師之前上課的時候,感覺還去旁聽許多課程,那老師是如何規劃自己的時間?

A4:我們應該要對自己的時間殘忍,不要給自己太多的時間。每天設定一個時段給要做的事情,當時間一到之後就要停下來,去做下一個時段應該要做的事情,即使事情沒有做完,也要停下來,把沒做完的事情,規劃到明天繼續再做。畢竟,人通常都是在有限的時間之內,產出無限的可能,即使沒做完,但也能確保每天都有進度,有在穩定成長當中。

Q5:在研究與教學兩者之間是不是具有差異性?會感到不適應嗎?

A5:其實,兩者不會有衝突,我把教學當作是一種重新回顧自己以前所學的,讓自己重看一些文獻,重新檢視一下自己,像是研究方法,若不是因為交了這堂課,我大概一輩子也不會再拿出來看了。

 

 

 

圖片: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