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1/07 C-Club 演講公告】董成瑜「孵化在地好故事:談題材開發與非虛構故事應用」

【11/07 C-Club 演講公告】董成瑜「孵化在地好故事:談題材開發與非虛構故事應用」


By postman - Posted on 01 十一月 2018

2018-11-01 18:27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下週(11/07) C-Club演講將由鏡文學的董成瑜總編輯 總經理為我們帶來:「孵化在地好故事:談題材開發與非虛構故事應用」
       歡迎大家在11/07下午兩點至四點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20181107C-Club演講紀錄

 

 

紀錄:日奎鈞

 

 

講題:孵化在地好故事:談題材開發與非虛構故事應用

 

 

講者:董成瑜/鏡文學總編

 

 

日期:2018年11月07日  

 

 

地點:R227 

 

 

參與人數:48位  

本週C-Club邀請胡元輝教授一同分享假新聞的定義,及台灣根據假新聞生態的所奠定的相關行動。

台灣90年代,電影產業蕭條,只能一開始先去做記者,由於常閱讀小說及欣賞電影,所以在採訪的內容當中,常常加入一些比較故事性的描述,但遇到的一個問題是,常常沒辦法有較為虛構的敘述,因為那是報導,非常要求真實性。後來結束記者工作,去做了編劇,但是他不想侷限在一個「溫飽」的狀態,所以後來「鏡傳媒」的成立,主講者就來到鏡傳媒服務。

 

主講者先是介紹了「盛大文學」,也就是網路文學,後來改編了很多著名的網路小說,像是「後宮甄嬛傳」等等,最後提到了所謂的「IP」合作項目。後來盛大文學的台灣創辦人把它賣給騰訊之後,回到台灣,與董成瑜,共同成立了「鏡文學」,但鏡文學盈利模式是跟中國大陸市場截然不同的,沒辦法以「前端」收費,讓作者有收入,所以後來,就直接啟動2.0模式,讓鏡文學上的「IP」,直接洽談於各大市場,或者OTT平台業者,並簽約了很多作者編劇;後來成立了出版部,為了服務IP,以現在台灣影視產業的頹勢,鏡文學後來想一想,何不自己拍一部?後來一個契機「診間的女人」,成為了最近IP的一個項目,目前都還在編纂。而鏡文學,在發展有關虛擬的故事的IP項目之外,目前也針對真實事件改編作鼓勵,但是董成瑜強調,無論做什麼,每個人的「觀點」是最重要的,而觀點的面相要多,不要預設立場。

 

董成瑜表示,他認為應該要大量的閱讀,看大量的小說,會幫助你在寫作的時候甚至是處理真實事件的報導或紀錄片,會讓人多了很多想像力,處理事情的時候會更有故事性。後來講者講到了,真實與虛構之間,沒有孰優孰劣的問題,就像是轟動美國的紀錄片影集「JAMES」當中記錄真實的部分,以及虛構的交織,創造出奇妙的火花。

 

講者對於紀錄片的立場是,無論在劇情片還是紀錄片,都必須要根據人性的推論,與增加細節來讓每一個人物立體起來,無論虛構非虛構,都是以「人物」為本,要怎麼描述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如同描述「壞人」,也都是需要做很深刻的描述的,可能是需要用事件及場次,來描寫一個人格的塑造。

 

 

目前鏡文學所遇到的問題,就是怎麼樣讓編劇更好。董成瑜後來與《武漢大旅社》的作者簽約時,表示若希望《武漢大旅社》拍出來,則是偏好以小孩子的觀點來看嚴肅的政治問題。重點是,我們看一個事件是什麼樣的態度,如果只看到表面,那也就僅僅流於表面,若不仔細思考,就離真相越來越遠。

Q:

我其實不太常看電視,但老師有提到王小隸導演的電視劇「赴宴」,那個也有小說,他有一個圖文書是前傳,他也是一個連續劇,它牽扯到日據時代到國民政府遷台的一系列的故事,整個故事非常的複雜龐大,那是我多年來的疑問,他這部劇是怎麼把這麼多的內容塞在25集中,我想請問從業人員,怎麼去處理這種複雜的歷史問題甚至包含轉型正義?台灣的連續劇會出現一季一季的戲劇嗎?

 

A:

我對王小隸導演的不熟悉,不過就我知道的來說,目前台灣已經傾向不要拍那麼多集的戲劇。現在有很多台灣的戲劇都有走向一季一季的形式,像是麻醉風暴等等。

 

 

Q:

文化部最近都有在推動小說與戲劇之間的媒合,就剛剛所提到的,「武漢大旅社」或者是「診間裡的女人」來講,目前台灣的出版社的現況,都是沒有很積極的像鏡文學一樣,就是小說與影視產業的結合,我想請問,在結合小說與影視產業的結合當中,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A:

同學其實很了解目前文化部的動作,但是目前還是看不到顯著的效果,像去年鏡文學有最多的故事被選進去,但問題是,沒有人要做「改編」這個動作,像是《診間裡的女人》,連我自己開發的,我都以為會很好改編,因為這裡面有很多女病人的案例都非常的好,當真正要落筆做的時候發現,發現女主角的背景不清楚,我們要做一部劇的話,不能只做病人的那一部分,如果只做病人,就會變成單元劇,單元劇的缺點在於,人家看了第一集不見得想要看第二集,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很強的主線在背景支撐著,當然我們不可能要叫林靜儀把他的身家背景全部都公佈,這都是編劇要做的事情,但當我們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但又有點變成林靜儀醫師的「傳記」,我們不是想要這個東西,我們是希望這部戲是很特別的,所以我們在傷腦筋怎麼把之前林靜儀30幾歲時候的心境寫出來,所以我們在擔心的是這類的事情,媒合當然很簡單,但怎麼改編才是重要的。

 

 

Q:

1.     怎麼樣在採訪的過程當中,能夠深度了解受訪者的內心世界,深入他們的心理?有什麼技巧嗎?

2.     作家的月薪制是怎麼執行的,訂定月薪的標準在哪?

 

A:

我先回答第二個問題,當然不是每個作者都是新制,我們會跟比較優秀的作家用月薪制來聘僱,每個月都有產出,這個是月薪制,也不是每簽約的作家都是喜歡月薪制,因為相對來說就是要做一個產出,但我們會給簽約作家一個「稿費」,或者我們會幫作家出書,會給「版稅」,我們希望作家可以持續的創作,如果我們有好的作者越多,我們公司就越有價值。

 

採訪就是一個點,我自身經驗就是,做重要的事,大量的讀小說,大量看電影,你的想像力與觀察力就會不同,當你採訪時,你就會發現,你可能會把受訪者投射到小說某個角色當中,當你發問時,可以針對受訪者的回答,馬上聯想到別的東西,受訪者就會覺得你著邊是有東西的,就更願意跟你說更多。最主要的,還是不能先預設立場,不要去相信媒體原有給你的東西,那些東西都只能做為參考,其他的問題都要自己想。

 

Q:

在中國大陸的IP的蓬勃發展,那相對於台灣的剛起步,我們有什麼競爭優勢?

 

A:如果我們都還沒開始的話,那就是最大的優勢啊!漸漸的台灣已經出現了一些IP像是《紅衣小女孩》。其實我們是希望把這些東西賣給中國大陸,畢竟我們都用同一個語言,如果真的要賺錢,就必須賣到中國大陸,但礙於他們的創作自由度受限,所以目前我們都還在突破當中,這也是我們面臨的困境。國際OTT平台的興起,這會是我們的一個機會,,就如同《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所成功的例子,把眼光市場放眼到全世界。

 

Q:傳統電視台與OTT平台的獲益模式或有什麼不一樣?

 

A:傳統的電視台,當然就是以傳統的收穫益方式來做,但是每種劇都有每種句的收視觀眾群,目前台灣一編寫劇本一邊拍的所謂「婆媽劇」都還是存在一定收視市場的,所以他們也不太願意放棄原本的傳統獲利;但我們都還是有理想的想要改善台灣的影視環境,朝向美劇方式發展。

 

Q:OTT的收益分配比例與傳統電視有什麼不同?

 

A:現在的OTT平台並不直接與我們買IP,而是我們IP都已經案子進行到了一半或者成熟了,OTT平台方如果有興趣,就會進入投入資金,並且買下整部戲的版權。

 

Q:現在鏡文學都是小說或者劇本為主,是紀錄片等等都是一個很好的文本,你們在發掘IP的時候,有沒有像是一些紀錄片的部分會考慮納入?

 

A:當然!只是我們目前還無暇顧及到範圍那麼廣的地方,但是這是很好的,因為IP的意思就是,你有一個「東西」,而這個東西,你延伸出各種各樣的版權,現在最常看到的就是小說,但是紀錄片有什麼不可以呢?當然可以,他也可以是一個IP

 

Q:就我的認知,像是中國大陸的IP劇一開始都會建立在比較龐大的粉絲基礎上,鏡文學在文學網站經營的這一塊,如中國大陸有晉江等比較大型的網站,我又稍微瀏覽一下,鏡文學排行榜的流量並不是那麼大,關於這點,我想請問總編,在粉絲聚集這塊,有什麼特別的或者未來會做的做法?

 

A:這也是我們要努力的,因為我們在台灣的市場就是這麼小,我們要做到像是

中國大陸的那種規模是幾乎不可能的,所以我們努力朝向把我們這邊的東西,拿到對岸去連載,但是也由於創作審查的關係,我們能能過去連載的其實不多,但我們還是繼續努力當中,原本有洽談加拿大的一個文學網站洽談,但是可能各種原因就沒有成功,所以目前我們還是朝向以一個讓更多人看到我們的網站為目標!

 


 

 4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