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1/15 C-Club演講公告】陳信行/食安、污染與職災:同一個議題、三種不同社會框架

【11/15 C-Club演講公告】陳信行/食安、污染與職災:同一個議題、三種不同社會框架


By postman - Posted on 09 十一月 2017

2017-11-09 12:14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好,

11/15的C-Club將會由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的 陳信行教授 帶來「食安、污染與職災:同一個議題、三種不同社會框架」,歡迎大家當天下午1400-1600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C-Club演講紀錄

 紀錄:吳容璟、何怡逸

講題:食安、污染與職災:同一個議題、三種不同社會框架

講者:陳信行/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

日期:2017年11月15日

地點:R227

參與人數:學生:40位/老師:簡妙如、蔡崇隆、吳政龍、黃俊儒

 

演講摘要

*RCA案

2017年10月27日 RCA案二審勝訴,歷經多年抗爭結果,在這次二審中有四項突破:

一、因果關係:混合暴露、多種疾病(vs.一個分子一種疾病因果關係)

諸如此類科技汙染的案件中,勞方需負舉證責任,而國內外過去的觀念是一個分子或一種物質導致一種病的因果關係,然而實際情況通常是數個因子綜合導致數種病,意即人是暴露到一組而不是一種化學因子中,這樣的觀念轉換在國內外都是一種進步。

二、揭穿公司面紗

6E公司、Technicolor公司、Thomson(Bermuda)等母公司對RCA公司有完全控制關係,應付連帶責任。此處特別之處在於過去對於母公司無法可管,而此次法官援引民法第一條:「民事,法律未歸定者,依習慣;無習慣者,依法理。」將母公司以法理視之,便可用來規範其責任。

三、健康風險提高者(latent injury

環境或毒物侵權事件的被害人,其體內所受之傷害在短時間內不易顯現而難以發覺,但損害與罹病風險卻隨著雇用期延長而增加,然而不能因為沒有外顯的疾病就指稱這些人沒有受到損害,此外還應給予精神慰撫金,這點也是這次判決特別之處。

──題外:陳老師提到,令他非常憤怒的是<聯合報>報導此次事件之標題為「資方訴諸科學,勞方訴諸悲情」,雖然報導內文無誤,但標題卻是嚴重誤導讀者,因勞方負舉證責任,因此所有的科學數據皆是勞方提供,資方只需答辯而已,更沒有什麼訴諸悲情而沒有訴諸科學。──

四、時效問題(prescription period

RCA案是工作場所中的有機溶劑的繼續性侵權行為,相關數據都掌握在資方手中,因此勞方欠缺直接證據來提告,我國民事法規定合法提告的短時效是在知悉後的兩年內,長時效在事發後十年內,RCA提告是在2005年,然在「知悉」與「事發」的定義並不明確,資方認為勞方已經超出時效,而最後法官援引過去案例,在短時效方面自鑑定人出庭證述後起算,之前僅屬懷疑,勞方未達足夠提訴之「知悉」,長時效方面自至少離職後二十年起算,病情加劇時重新起算(考慮誘發期、潛伏期),因此勞方提告屬於時效內。

 

*陳信行老師的著作《看見不潔之物:工業社會中知識權威的文化實作》

˙在社會中普遍體制化的知識權威有兩種,即科學與司法,然兩者雖常被批評操縱數據、被質疑不公,卻仍為判斷事物的標準。

˙三個分析層次的「看見」與「不潔之物」

1.自然科學意義上的有害物質及其健康危害,以及研究這些危害的知識生產活動。

2.司法、行政、立法及其他社會政治活動中,人們怎麼處理這些有害物質及其健康危害。

3.文化意義上的不潔之物,包括人們認為會危害作為象徵的「健康」 (例如討論空間),乃至「純淨」的「汙染物」,與人們使用這些元素的文化操作。

˙文化上的純淨與不潔

陳老師以控肉+冰淇淋的比喻來提醒我們這種無意識的飲食禁忌屬於文化意義上的不潔,是隱藏在常識之下的感覺結構。

˙法庭上的純淨原則:

證人的臆測之詞會被認為是「不潔之物」,不能說「我認為」要說「我看到」、「我聽到」,反之輪到鑑定人(學者專家)時則會主動詢問「你認為」等,然而證人才是真正親見親聞,而鑑定人通常是從現有資料主觀推測,因此到了RCA案時情況變得特殊,因為RCA有多數親見親聞的學者專家,提出的都是科學數據,因此只好稱之為「鑑定證人」。

˙兩種視覺文化的政治譬喻:劇場與機械

劇場式:角色與演員分離→非道德的社會科學、有幕前幕後、獨立思考空間(自由心證)

機械式:具可預測性的制度設計、透明、一目瞭然

˙兩種達到司法判決的途徑

  1. 人民經過開放(而秘密)的辯論而達到的共識:後來演變成英美法系的陪審團制度。

排除不潔之物:

→證據排除法則:通常是英美法系律師的戰爭點,也是造成RCA在美國打不贏的原因,因為被認為不可信的證據會先被排除,造成陪審團看到的是已經被篩選過的證據,其他證據則會在法庭上以表演化、戲劇化的方式呈現。

   →陪審團甄別:被認為不適當的人選不會被選入陪審團,例如律師、親戚、仇人、專業者,例如酒駕案件中化學師會被排除,基於未經檢驗的專家證人會影響其他陪審團成員,而造成專業知識與資訊被當成汙染物而被排除。

  1. 法官經過慎思明辯而達到的「內心確信」:發展為台灣的司法體系,法官是模糊的角色,代表的是法院而非個人。

排除不潔之物:→判例的干預

 

˙人們普遍認為科學家有天眼通,能看見凡人難見的因果關係。

如在1782年Folkes與Chadd關於長堤與淤積問題的案例中,便顯現常民觀感與科學家的因果關係,意即「men of science才有能力討論」。

 

*食品安全

˙三合一的科技/社會議題

 職業安全通常是個人面對體制,但RCA案例是特別的以團體面對。

 

食品安全

環境汙染

職業病

核心爭議

工業製品與製程中的

化學品暴露及其健康後果

受暴露者

消費大眾

消費大眾

居民

風險範圍

全市場(含外銷地)

特定區域

特定職場、職位

中央主管機關

衛福部食藥署

行政院環保署

勞動部職安署/安衛所

主要牽涉

學科與科學議題

環境與職業學、流行病學、毒理學

──暴露與疾病之間是否有因果關係

司法管轄

行政處分(環評程序、不服處分等):當事人→行政法院

民事侵權(損害賠償):當事人→民事庭

刑事處分(公共危險、業務過失等):檢察署→刑事庭

統稱

「毒物侵權」(toxic tort

 

 

˙三合一爭議的相異社會面貌

 

食品安全

環境汙染

職業病

公共關注

高度

中度

低度

受害群體

可能是任何人

特定區域居民

多半視個人

 

最常見的場域

輿論爭議

行政與檢察體系

修法

組織抗議

輿論爭議

行政介入

診斷、申請、審議、

認定、訴訟

損害與因果關係的確定程度

 

˙受公眾注目程度:食安>汙染>職災

˙產生科學知識的確定性:職災>汙染>食安

→職業病是科學知識的上遊(因為受關注度低,但卻具有高度產生科學知識性)

→食品安全是科學知識的下遊(雖受關注度高,但確切引起病症的原因多變,除非有人能時時刻刻紀錄自己吃了什麼喝了什麼,但現實難以實現。)

 

問答Q&A

Q1.在三合一議題中,媒體算是另一種知識權威嗎?有何盲點?

開庭時設有媒體席,但是開庭時間拉很長,媒體記者不會花那麼多時間坐在那。加上台灣的司法語言很複雜,雖然漸漸有在進步,但現在媒體環境不容許記者有那麼多時間追跟。

 

Q2.傳播者該如何面對科學和司法這兩種知識權威?傳播者的角色是什麼?(問蔡導)

記者的困境是時間不足,也不一定聽得懂法官的問答,需要時間查資料。即使有準備而來,記者無法跟上所有的開庭。所以記者不是沒有時間就是沒有法律知識背景,很難在主流媒體上看到有價值的報導,記者需事前多做功課。而以紀錄片的角色來說,紀錄片需在有限的時間內,言簡意賅地讓大家了解,以視覺化的方式呈現,補足主流媒體的不足。

 

Q3.為什麼科學反而讓事實越看越不明?

因為大部分科學家只是想升等,加上科學家講的內容一般人很難聽懂。

 

Q4.除了媒體席的設置,有沒有額外開法院的記者會?若是有比較偏頗的報導,會採取甚麼行動?

雖然有記者會,但記者會中無法說太多,若是多講一點就會被寫歪掉,只能說很淺的,像是勝訴敗訴、誰賠了多少錢。

沒有怎麼辦~若是具名的報導還可以和記者聯絡。

 

Q5.經驗分享:公視新聞實習的經驗,有時候必須用煽情的標題讓大眾注意某議題。

 

Q6.RCA案件中有有誤差去影響結果顯不顯著嗎?

科學家通常會講機率,但法官多難以理解機率式的知識,RCA案件很幸運,法官都懂「機率」。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