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研討會 / 【12/12 C-Club 演講公告】Eivind Røssaak (羅愛文)「Hidden Figures:Digital Infrastructure and the New Normal」

【12/12 C-Club 演講公告】Eivind Røssaak (羅愛文)「Hidden Figures:Digital Infrastructure and the New Normal」


By postman - Posted on 05 十二月 2018

2018-12-05 19:16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下週(12/12) C-Club演講將由挪威國家博物館的電影與媒介研究系的副教授Eivind Røssaak (羅愛文)為我們帶來:「Hidden Figures:Digital Infrastructure and the New Normal」
歡迎大家在12/12下午兩點至四點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20181212C-Club演講紀錄

 

 

 


 


紀錄:余奐均、溫涴鈞

 

 

 

 


 


 


講題:Hidden FiguresDigital Infrastructure and the New Normal

 

 

 


 


講者:Eivind Røssaak (羅愛文)

 

 

 


 


日期:2018年12月12日  

 

 

 


 


地點:R227 

 

 

 


 


參與人數:48位  

近年來,許多人文學者開始轉向基礎設施研究的問題。也許是因為數位媒體已經逐漸成為人們的生活環境,而不只是媒體;習慣性地遺忘,讓我們習慣現況成為新常態。

    如何才能將基礎設施問題重新納入道德和關鍵可見性?在科學技術研究(STS)中,“分解”(Latour)或“反轉”(Bowker / Star)成為首選方法。

§  

各種不同媒介在文化中扮演的角色,舊媒介到新媒介的轉變過程,兩種文化型態的轉變(視覺、檔案庫ex.圖書館、資料庫發生何種結構性轉變)。過去的檔案庫以圖書館為例,而手機就像現在的檔案庫,可以從網路上找到海量的資訊,搜尋全球的資料檔案。

§  

龐大的數位基礎設施為基底(就像建築物的地基一般)而建構出來各種媒介行為,只要架設好以後就可以享受科技所帶來的成果。

§  

從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可以了解到,基礎設施劃分了群體的有權力與否、人物角色故事,我們看到了什麼/什麼讓我們看到的和說出口的成為可能(基礎設施),也讓我們看到過去的電腦不過是處理計算的,而是真正替工程師計算驗證複雜的數學算式的。

§  

以下這些對立的觀念,隨著科技基礎設施的發展,也逐漸消弭掉了──自然/文化、在地/全球化、私人/大眾化、人的/機器的、作者/編者、網路/圖書館、實體書/電子書、可信的/假新聞、批評/市民、選擇的/操控的、民主的/獨裁的、種族的/控制。

§  

俄國推出公共建設計畫,包含建立個人工作成就與電子資料庫、建立企業支援數位平台和機制(包含人力培訓)、增設科學園區,以及鼓勵世界主要企業到俄羅斯成立研究中心,而中國在科技基礎建設方面的發展也十分迅速。

§  

基礎設施是從18.19世紀開始,一層一層建立而來,如同Hidden Figures中一般,是從內部開始,進而影響外部社會的結構變化,其中包括了設備、知識、個人的、服務、組織,也會利用機器、電力系統等等來控制基礎設施。越來越多的文章及研究室關於基礎設施,而智慧城市也是目前世界各國致力於推動的政策,促進資訊化的社會。台灣的智慧城市發展,除了持續推動資訊基礎建設、加速光纖與行動通訊網路布建之外,還有數位電視、數位匯流、雲端運算、政府資料開放、巨量資料分析等新興技術開發與應用。

§  

電腦中不流暢的錯誤訊息試圖控制系統中的故障,藝術作為包含他的系統以外的指示(遠看是藝術品,近看則為錯誤訊息)

§  

記憶如何數位化,依照目前的基礎設施,我們可以用更可信的方式進入數位時代,但一個國家的記憶就會變得較為虛無。

§  

藝術如何以控制和流動與社會相遇?藝術是一種錯誤的經驗,錯誤是被認知出來的(可能只是呈現方式的一種),而藝術跟科學之間也是可以互相作用的,科幻文學可以被定義為文學的一個分支,它涉及藝術、人類對科學和技術變化的反應,與藝術控制有關的可以被認定為不合理的過程。

§  

從網際網路開始發展以來,打破了許多實體的限制,也衝擊到關鍵的基礎設施所處的網路環境,而基礎設施做為控制和流程的必經程序,大量訊息、什麼破壞訊息、我們需要的是什麼未可知。

§  

基礎設施的科學式管理過程:工廠的不間斷、以科學模式運作的生產線,不停重複同樣且單調的工作,又需要大量勞力,在缺乏休息的狀況之下會折磨工作者的身體,工廠的機器不會停止運作,人力精簡,以最大的生產效益為準則。卓別林的電影中將科學管理模式文本化,我們的世界被媒介包圍,而以科學管理的準則來看,過去以人為優先,現在則以系統為優先。

§  

科學管理原則:Taylor是第一個提出科學管理的人,紀錄每項工作的步驟及所需時間,並對每項工作制定一定的量,規劃一個標準的工作流程,將人的動作與時間,以最經濟的方式達到最高的工作量。

§  

法國新浪潮電影:使電影語言合理化,創造出反文化的思考空間,具有馬賽克的應用,作為一種身為媒介素材的高度自覺,將電影中的各種元素重組使用,與場景鏡頭相互對話,體現在電影語言上。

§  

FACEBOOK數據醜聞為盜用8700萬個資的劍橋分析事件,遠高於外界原本估計的5000萬用戶,用政治調查和分析的方式,將蒐集來的大量個資通過大數據技術進行歸納,用戶的需求、興趣都被暴露了。

物聯網對未來的控制涉及層面很廣,對生活的影響力也很大。

 

QA

 

Q:

基礎設施是什麼?以及未來基礎建設的可能性?

A:

出現後在整個社會中帶來很多現象的改變,對立的價值觀念模糊(全球vs.在地),原來倫理規範中不見得有對文化型態的影響、社會學控制的概念。泰勒主義(科學管理主義)到資訊時代新型態的控制模式,而科學基礎建設也發揮關鍵的影響,甚至會涉及語言、音樂、文學等領域。而藝術也會對社會產生互動作用,例如音樂也可以因為科技而建立檔案庫,也就是目前的音樂串流平台(ex. apple music)

 

Q:

過去人們被機器所俘虜,現在則是被科技和電腦所俘虜。社會是由一連串網路的基礎建設及崩壞構成,在新科技的基礎建設的構成過程中,數位落差會讓身處在兩個不同基礎建設的人很難以適應,甚至感到挫折,請問該如何因應?

A:

應該要有更完善的公共設施讓有著時代差異的雙方溝通,雙方對於新/舊科技的使用習慣不一,因此世代間的差異與代溝會更顯現出來。但現在的科技比起過去進步許多,可以更有效率的讓兩方互相溝通以及理解。

 

Q:

在現今的社會中,什麼樣的人會變成機器,倘若人不是機器,是什麼樣的控制(soft control)致使人變成機器?

A:

 

人們享受媒介、科技,身體成為機器中的一部份,兩個國家間的對話,人們了解資訊文化,我們可以做什麼。思想的能力、潛藏在腦中,去學習、教育、去找出想要的是什麼,變成自己像要的樣子、一點一點的改變,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下科技建設下,可以往想要的方向去學習與努力。變成產品、回饋系統,控制論控制人們,跟舊系統很像,輸入壞東西得到壞的,決定的是工程師,而有受限制的輸出(output)。社群網站EX.twitter,可以有龐大的討論串。機器會變得越來越聰明但人們不是,這將成為未來的挑戰。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