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2/20 C-Club演講公告】林淑芳/娛樂媒介:閱聽人觀影心理歷程

【12/20 C-Club演講公告】林淑芳/娛樂媒介:閱聽人觀影心理歷程


By postman - Posted on 14 十二月 2017

2017-12-14 18:46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下週的 C-Club演講將由 林淑芳教授為我們帶來:「娛樂媒介:閱聽人觀影心理歷程」,歡迎大家在12/20下午兩點至四點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C-Club演講紀錄

紀錄: 范書綺

講題: 娛樂媒介:閱聽人觀影心理歷程

講者: 林淑芳 教授

日期: 2017年12月20日

地點: R227

參與人數:學生:32人/老師:簡妙如、李政忠、陳怡璇

 

演講摘要

 

林淑芳老師現任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研究專長為媒介心理、新傳播科技、娛樂媒介、電子遊戲研究,而今天要與我們分享的內容主要是媒介心理學的相關研究。用有趣且豐富的內容分享一些娛樂媒介的相關研究,同時也提到一些閱讀或製作新聞方面的一些基本心理機制。

 

淑芳老師表示媒介心理學範圍很廣泛,傳播學界跟心理學界都有這個概念。通常我們會研究「人類」與各式各樣的「媒介」、「新科技」等的互動過程,只要中間有產生任何的心理機制都是關懷的重點。娛樂媒介大部分的研究範圍都是比較輕鬆的範圍,他可能包含了使用新聞網站、玩電玩、看電視的時候,都能運用到這個層面去理解。像是我們如何看美劇、如何玩電玩,又或是看電視的時候不是喜歡跟人家一起看,而觀看的時候旁邊做一個心儀的女生,你是不是會覺得那部影片可能更好看一點或是更尷尬一點,這些其實都是很有趣的研究內容。

 

首先,用一則新聞報導,帶我們進入他的領域:

 

這則報導主要在講說美國的美式足球的事件,因為他們職業足球隊,在球賽開始前唱國歌時,都要把手擺這樣子,表示崇敬國家的意思,但大家在比的時候,某個足球選手就單膝跪下來,因為要抗議種族事件;而我老師表示她剛開始在看的時候,沒有那個文化脈絡就會覺得很納悶,認為跪下來好像比較尊重阿,但這是文化脈絡的不同,事實上這對他們來說是很不尊重的。當然,文化、種族都是很重要的,但老師表示她其實比較想了解的是:我們閱聽人會如何去理解這個事件?而媒介心理學就有辦法讓人家知道說,我們寫了一篇文章該如何讓閱聽人讀懂他。老師表示那這件事情就先擱著,等等再來談。 

 

 

接下來,老師詢問大家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圖案嗎?

   

美國中央公園;一條街分開,左邊是中央公園,右邊就是另一區。那這幅照片名字就叫兩個世界,老師認為這跟我們閱聽人理解電影中的世界還滿像的;中間的街道像電視螢幕,而右邊是我們身處的世界,左邊是偶像劇創造出來的美好的世界,這好像是它主題說的,當我們在看電視節目的時候,就是創造了兩個世界。好像另一個世界是虛擬的世界,但有時候對某些人來講可能是真實的世界。那就心理學的觀點來看,這個界線是很遠的嗎?

事實上就在講,我們跟螢幕裡的世界其實是可以交互作用或互動的。

 

接著老師問:「有看過這個嗎?兩個世界,我看了這個韓劇的前兩集,覺得超酷的,心想這編劇一定有修過媒介心理學,所以它某些概念可以用媒介效果跟傳播的一些概念去解釋。那,有同學可以跟我們解釋一下這個劇情嗎?」

 

 

洪育增(碩二):「女主角是漫畫家的小孩,他覺得爸爸的漫畫怎麼那麼稀奇古怪,但是某天爸爸突然消失在真實世界,後來才發現爸爸竟然可以穿越到漫畫的世界,而他自己也可以,中間就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但重點就是他們可以透過漫畫發生的事去改變真實世界,也能透過漫畫去改變真實世界,因此故事軸線就一直在這兩個不同的世界來回跑這樣。」

 

接著老師問這件事情,有可能發生嗎?老師開玩笑的說如果我們還正常的話,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但這在媒介心理學上,是可以有一些解釋,在某種程度上,有時候他們真的會跑出來跟我們互動,就是說我們被帶入了媒介世界裡面去。那接下來要講的是一些相關的概念。

 

1. 擬社會互動

老師覺得她跟那個劇中的男/女主角好像是真的朋友一樣,會想了解他的所有消息,甚至有一天沒看到他,會很失望很難過,就像看不到男朋友女朋友一樣;而在傳統的擬社會互動的研究就是在研究新聞主播,每天早上起來聽他們說「早安你好」,然後也跟著回「早安你好」,主播就像對著朋友家人一樣的問候。因此,男主角有沒有可能跑到現實社會來呢?這是有可能的,在心理層面。

 

這種運用擬社會互動的技巧,事實上是可以用運鏡技巧趣構成的,好像就是在對你說話或行為那樣。在《火車大盜》這部影片就可以看到,或是許多主持人也會用這種方式,各位觀眾請別走開,我們馬上回來!雖然他是在對螢幕說話,但觀眾感覺好像在跟你互動,有親近感。因此電影使用這個手法,讓觀眾覺得真實感強烈到「想趕快躲避槍的瞄準跟射擊」,當然,愛迪生導演他們團隊可能不見得知道擬社會互動的概念,但他們還是運用了這種方法去增加觀眾與角色間互動的感受。有兩位史丹佛的學者提出一個概念:如果那個虛擬的物件有表現出一些人的特質出來的話,你就會忍不住在心裡面,用對待人的方式去回應它。這兩位學者針對這個概念做了一系列的研究,針對電腦這個媒介,去了解人跟電腦互動的過程,發現人們是不會直接這樣對著電腦去做反應。

接著老師提問:「那......麒元,你覺得我從剛才講到現在有不有趣?」

賴麒元(碩二):「有趣!」

老師回:「有趣對不對哈哈哈,你為什麼這樣講,因為你是一個好人對不對,你很有禮貌,你可能會在下課說有趣個頭,都聽過了還有趣!但其實你當著我的面,遇到這麼蠢的問題,你還是會說有趣啊!因為你不想傷我的心!這就是我們的「禮貌原則」。但我們會不會對電腦做這樣的動作?我們傻了嗎?」

 

根據這件事情,學者做了一個實驗;

 

找來一群人在電腦上面回答一些問題,他們設計了一個小幫手的功能,來幫助他們引導解答這樣,然後做完實驗,接下來學者就做了ABC處理方式讓受試者回答「小幫手的表現好不好?」」,三種方式分別為:A一群人留在原來座位上對著相同螢幕B另一群人就被帶到另一間房間,一樣坐在螢幕,回答問題C另外一群人被帶到另一間房間用紙筆回答出電腦表現好不好,那最後實驗結果是A組明顯給小幫手的分數最高。三組依照禮貌原則的話,那組人明顯回答比較高。這研究用了很多社會心理學的機制,譬如心理學的偏見、人際關係、互動原則都發現同樣的原理,就說我對電腦的反應,它的PATTEN基本上是一致的,但處理上會不一樣;就是說我們對電腦的處理方式,還是會跟我們對待人的處理方式是一樣的。另外也有研究是在兩台電腦個字貼了張便條貼說:你好,我叫瑪麗,而另一台就是叫做BOB的電腦;就是一台男生、一台女生的電腦,結果發現性別刻板印象在電腦上是也會適用的。

 

2. transportation的概念

老師表示transportation近年用得非常頻繁;基本上,他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們的人基本上被運輸到媒介世界裡面去了。有時候看小說看到忘我的境界,就可以運用這個概念,好像被帶入這個概念,忘我就是忘記現在身處的狀況,會覺得媒介的世界離我比較近。transportation可能是身處在某個感受非常投入,它可能是只有一秒或是很長的時間,而我們跑進去那個世界。那麼我到底是要保有自我,還是失去自我比較容易跟角色互動呢?到底要self,還是 selfless? 到底怎樣才會享受樂趣呢?其實在傳播、媒介效果還有社會心理學,一直都在研究自我的概念,我們想要探究我們是誰,我們想要了解我們是誰的概念,我們可以跟什麼樣的媒介角色去做互動。老師表示那接下來有時間會再跟同學分享。

 

老師也用了芭蕾舞的舞台劇碼與我們分析娛樂媒介的效果:

(影片播放)

老師問大家:「看到這個有什麼感覺?我自己看到覺得不同的天鵝演出來的方式真的不一樣,天鵝要這樣擺,那樣擺的阿!吼真的覺得要演天鵝公主很了不起,手非常痠阿!那其他人有什麼感受呢?」

政忠老師:「不知道在幹嘛」

小妙老師:「很美、音樂很好聽」

溫浣鈞(碩一):「腳很痛」

怡璇老師:「我想去看現場」

老師再問大家:「那情緒呢?大家情緒如何?無感?噁心?我就覺得男主角表情真的太噁心了!哈哈,但我們在理解的時候,就連我們最基本的芭蕾舞劇,就幾個人在舞台上弄來弄去,你還是有辦法發現誰是王子,誰是公主,你也可以體認到一些裡面劇情的感受,但為什麼有辦法有辦法去理解他呢?」

 

美國學者提出,在看芭蕾舞劇時,會經歷一系列一連串的感受,要去理解角色的內容、劇本的內容還有故事的內容,哪個角色是主角,誰是配角什麼的,他們角色動作個字代表什麼意義,接下來才能感受到Flow(心流)。Flow跟transportation很像,會覺得說我能理解他們男女主教的互動狀況,才會看到感受到一些媒介效果的影響。那就理解這個層次來說,我們在理解一些文本的時候,基本上是一樣的狀況,我們會根據五個資訊在裡面去做理解;

 

「剛開始會有一個醜陋的烏鴉出來  然後男主角出現了! 你看到芭蕾舞劇會去記住,會去根據五種事情做理解,但當你看到某樣事情,無法理解,可能就無法投入了!」因此讓觀眾理解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看不同芭蕾舞劇或是新聞,都會根據過去的資訊經驗去做更新。另外,在理解文本的過程之中,你會做推論做預測,你會做一些合理的推論,某個表情動作可能想要追求女主角啊什麼的,那如果理解順利更新的話,那理解程度會上升,娛樂感也都會上升。所以回過頭來,足球新聞,我們不管是讀者還是記者,必須要了解閱聽人是如何讀懂他的,我們要更新訊息,就是一個文章從頭讀到尾的話,基本上要讓讀著看懂,所以研究媒介效果基本的影響力,基本上理解程度是滿重要的!

 

(看影片)

老師分享:「哈哈這個橋段我以前跳過,結果發現不是四隻小天鵝,是四隻癩蛤蟆,但你們的感受呢?」

賴麒元(碩二):「他的腳動得很厲害」

洪育增(碩二):「他們整齊的很可怕」

老師再提問:「那大家還有什麼感受呢?心情怎麼樣?」

愉快!輕快!(許多人異口同聲的說)小天鵝什麼都沒說,我們卻能感到輕快的感覺,就是說我們事實上不用透過一些文字的影響力,就能表現出來,而閱聽眾都能感受到。

 

而接下來做一個對比(看影片)

老師笑著說:「很酷吼!裡面演什麼故事?死掉垂死的天鵝,我們感受強烈的對比,快死掉的感覺在那邊掙扎,我們會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學者探究這樣的關聯性,目前比較新的研究方面,是去研究腦神經元活化的方式來理解;那應用心理學的基礎來理解的話,可以發現用黑白對比,用黑布景凸顯主角,把所有焦點都擺在女主角身上,可以幫助觀眾集中注意力,也用音樂、動作的表現方式,來告訴你他想呈現什麼訊息。那為什麼我們會感受這樣的情緒呢?為什麼我們看完後,有些同學會有壓抑的感覺?或想殺男主角呢?

 

那這是研究腦神經的社會網絡,我們觀看那些動作後,我們腦中,有些部分專在偵測表情、行為情緒的部分會活化,而這也是理解跟別人互動必要的過程。我們也會運用在社會網絡,這些基本上是我們同理心的來源,所以別人受傷了我們也會很痛。黃色的地方就是鏡像神經元,我會感受到別的動作裡面的意涵,那鏡像神經元的研究是從研究小猴子來的!

 

 

學者發現他們餵小猴子吃花生,他們腦中的某個區域會活化(F4的部分),然而呢,再讓人去拿花生,但猴子沒動作,但發現腦內同個區域有活化,這代表鏡像神經元,讓我們有辦法去同理別人的感受,因此我們可能沒有經驗,但可能可以理解他。我們有看過別人分手要安慰他,我們會說我了解你心痛的感覺,但別人可能會很過分的說,你怎麼知道我痛,你又沒有談過戀愛哈哈哈,這時候你就可以告訴他:「雖然我沒有談過戀愛,但我有鏡面神經元。」那理解後,接下來的行為才是促成我們產生娛樂感的重要感受,我可能會想繼續去看芭蕾舞劇,我會感受到開心之類的感受。另外就是說.有其他學者在想媒介娛樂是什麼?娛樂感是什麼?

 

學者說娛樂感是三種概念的合成:(affect)認知(cognition)跟行為(behavior);所有概念,都能用這三種面向去代表他。老師接著跟同學分享這三個概念延伸出的相關的研究

 

情感跟媒介娛樂的關係:

而Zillman是在這方面做滿多的一個學者,那他提出我們看到影片時會有一些情緒反應,而這些情緒是會暫留的,那他應用的方式比如說,男主角一開始被打個半死,然後最後都會變成男主角戰勝一切;前面看到男主角被揍的感覺,是會暫留的,我們前面可能心理上感覺被壓抑了,而後面被解答後,感到舒暢!而比起男主角沒有前面讓人壓抑的橋段來說,有了前面的橋段,觀眾會感到更興奮。基本上,這樣的高潮是真的被慢慢積累出來的!

 

而新聞報導的順序,其實也會影響我們的感受,學者研究結果發現說,兩則負面新聞擺在一起的話,我們看完會覺得第一則新聞好像比較沒那麼負面;而正面新聞擺在負面新聞之後的話,也會覺得前面那則新聞好像也沒那麼負面。報導流程的順序,對感受也是有差別的!另外也有研究是說男跟女對負面新聞喚起程度是不同的,就是說性別上面是有不同的感受,而記住程度方面也會有所不同,另外,圖片對於新聞的影響比起文字來說是比較強烈的。

 

行為跟媒介娛樂的關係:

可能包括看之前的行為,我們會蒐集一下大家的影評;然後正在看時,可能翻白眼流口水尖叫;然後看完後阿,會不會想參加卜寶劍的粉絲見面會,所以你會做一些行為;那其實,我們基本上是會想要管理我們的情緒的,可能失戀、靠酒精解愁、看電影、找朋友鬼混)但是媒介使用是我們調節情緒的方式之一 ,所以學者想了解我們如何使用媒介來調整情緒。

五月天傷心的人別聽慢歌有沒有道理?別人分手的時候  你覺得要聽快歌還是慢歌?有人說慢歌可能是要宣洩,那有學者就是唱是做這類的研究,來幫助大家理解是不是真的是這樣,他就做了一個研究基本上,在看情緒反應,遇到這三種情況,你要聽什麼音樂?

一種是失去心愛的人的時候,第二種就是不是人際關係的損失,但就是人生中的一件爛事情,第三種就是失敗了考試不及格阿都是。

 

發現就只有第一種情況,就是在被分手的時候,聽了傷心的音樂會更沮喪

學者說呢!一直催眠自己想要變好!基本上你的心情會變得更好一點!

 

認知跟娛樂媒介的關係:

像是我們對媒介做出錯誤的判斷,可能常常做出一些錯誤的想法,可能東西要記的太快啊,資訊不夠自己會去腦補,事實上這些訊息是閱聽人習慣。我們也會運用到政治傳播廣告等的研究,用眼動儀來做實驗:

 

光點代表注意的時間順序,網站大部分停留在圖片下面一點點的地方,這是一個滿好的方式去知道閱聽眾的注意力放在哪哩,我們會發現很多廣告商大部分都是白花錢的!

 

另外,工具人的影片!下架有沒有道理?為什麼廣告會造成不爽的情緒會這麼濃厚?其實最後只要再加上一些重點就不會被下架了;我們在看的時候會判斷男生是好人還是女生是壞人,然後我們會比較主角好人跟壞人的結果,但這個廣告給我們的感受的情況之下,好人沒有好結果,男生盡力付出卻沒有好結果,我們就會不爽!我們看完廣告所以一點都不享受啊!當然,老師表示很多情況之下,會例外,像是雷神索爾的弟弟阿,就覺得沒關係啊!所以還有很多大家可以再去研究這樣子!

 

問答Q&A

 

Q1:(許淳瑜提問)

女生會對高興的新聞反應會比較大,而男生對負面新聞反應比較大? 為什麼呢?

淑芳老師回答:哈哈不知道,但其實我們不太喜歡用生理特質去分辨兩者的差異,但有時候確實做出來是發現男生女生還是會有差異這樣,但我們相信絕對是男女背後的心理機制早成不一樣的反應,那當然需要更多研究去慢慢檢驗到底差在哪裏。或許有其他學者探討,但我們仍要去慢慢梳理。

 

Q2:(晴揚碩三)

失戀要聽快歌還是慢歌的部分,研究是在西方世界做的,那放在東方會不會有不一樣的情況呢?東西方的文化差異上,可能東方同儕相處會常常引起大家的共鳴?

淑芳老師回答:東西方的創傷的反應,我想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的差異,通常我們會懷疑差異的基準點,是東西方面對創傷的經驗,心理運作機制是不一樣的,但是目前據我所知是沒有的。

 

小妙老師分享:我有認識一位做相關音樂的研究,是蔡振家教授,目前在台大音樂學研究所任教,他有寫一本書《聽情歌我們聽的其實是......》,那書裏面蔡老師就是請我為他寫序,而我的名稱剛好就是〈傷心的我們為什麼要聽慢歌〉,就是剛好在講這件事,剛好可以對照。那這本書就是提出說華語主流的情歌是如何引起閱聽人的共鳴,而在KTV裡面歡唱時,我們為何總是對副歌特別有感覺;他有提到利用堆疊的方式,主歌副歌的鋪陳與交錯,讓我們在聽情歌時能達到紓解以及宣洩的效果。

 

淑芳老師回答:這個部分跟剛剛提到堆疊效果是可以累積的,也可以做連結!那悲傷跟快歌的聆聽感受也可以測平常的人,反應會有點不一樣,另外,女生在生理周期的前段中斷後段都有不一樣喔!

 

佳騏分享:有種音樂治療方法,是洪水法,有人說是暴力治療,但我想他並不主流的原因,可能跟傷心的人別聽慢歌一樣,怕出事哈哈

 

淑芳老師回答:其實心理治療每個時期的流派不太一樣!也有導演法,就是為了探究你的情緒就叫你導演一場戲,導完你可能也好了!那還有沒有人其實滿喜歡聽悲歌來自虐的哈哈哈,那其實韓國研究中就是做滿多的,媒介內容常常有自虐的情況,這可能跟西方比較直接,而東方比較能同情有關係

 

Q3:(麒元碩二)

剛剛稍後回來好像還沒有回去?哈哈哈

淑芳老師回答:這其實是要說非自主性自傳是記憶,你可以去讀這一本書!他主要有在探討自我的概念;到底我們很投入的時候,是喪失自我還是保有自我的概念,但其實情境不一樣就......也很難講;但結論是我們仍然會保有自我,而我們會用自己的經驗去理解!

 

 

圖片: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