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4/18 C-Club演講公告】羅世宏/與我自己的旅行和其他:一點讀書、寫作和思考的個人經驗分享

【4/18 C-Club演講公告】羅世宏/與我自己的旅行和其他:一點讀書、寫作和思考的個人經驗分享


By postman - Posted on 13 四月 2018

2018-04-13 01:18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下週(4/18) C-Club演講將由中正大學傳播學系的羅世宏教授為我們帶來:「與我自己的旅行和其他:一點讀書、寫作和思考的個人經驗分享」,歡迎大家在4/18下午兩點至四點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C-Club演講紀錄

紀錄:  錢薇如

講題: 與我自己的旅行和其他:一點讀書、寫作和思考的個人經驗分享 

講者: 羅世宏教授   

日期: 107年4月18日   

地點: R227 

參與人數: 34人

    

演講摘要

    「學」字這條路,與我自己的旅行和其他。這次邀請到羅世宏老師來和大家分享關於他對學習這條路上的心得與想法,以及影響自己思考與價值觀的深受啟蒙的對象等等,還有使用過ㄧ些在學騎上很不錯技巧與經驗。老師在一開頭披頭四是我最愛的偶像,其深受大哥的影響,我比較了解60年代的歌曲,而我認為每個人都要一首主題曲。其實一開始小妙老師要我談傳播政策,或是這幾年比較多在研究中國研傳媒,不過這些之後也會開課,所以有興趣的同學可以修。那接著小妙老師要我談談的自己思想,但我後來想想其實有很多思想是對於自己是受益良多的,今天我要談一個東西的keyword就是「啟蒙」,啟蒙的出發點也就是敢於求知,而啟蒙的精神擴大來看就是四個範圍(理性、科學、人文主義、進步)。「人文主義」其是實源自於孔子思想,在歐洲則是「理性」與「科學」的發展促進了進步,而Entropy其實是有序到無序,從生命到死亡,這是必然的,但不要太悲觀,因為我們可以對抗熵增,因為我們有自組織的能力、強大自己,進化持續吸收能量。而基於啟蒙對於我們學傳播的來說,對抗熵增的就是訊息、知識、資訊和優質新聞,如果成功可以打敗熵增,啟蒙對於我們說是明天會更好,我們必須遵循理性科學與人文主義,雖然有時無法一帆風順,但也不要盲目樂觀,也不要悲觀犬儒。而有些是與這相左的,那就是反啟蒙 (厚古薄今),反理性科學進步的東西,像是集權主義、民粹主義、民族主義,任何形式的歧視,這些都是影響熵增的現象。

我在英國讀書的時候,學到了很多,校訓是:「To know the causes of things」,也就是任何事情我們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另外理性的是要是找到原因,我們不是一個人,我們可以一起找答案,後面的可以持續的找更好的答案,這些是哈佛大學Steven pinker講的,那他有出一本書叫《Enlightenment Now: The Case for Reason, Science, Humanism, and Progress》,作為一個社會的知識份子我們可能會看到很多不公不義,或是難以改變無法介入的情況,但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知其不可而為之,雖然在知識上是悲觀,但要意志的樂觀。可為、應為之事還有很多,我們現場的老師都是這些的標範。另外Pinker說我們人類的進步是全方位的進步,只是往往你沒有意識到這點而已,由於死於空難和雷即的人數大幅下降,這是因為「科學」,我們能造出更好的飛機跟汽車,更精準的氣象預報,我們也活得更久,暴力也相對減少,死於戰亂的人數也相對減少。代表人從理性、人文科學才大幅的進步,這是可以吸收更多能量的時代,全球的財富增加,但貧困人口每天減少了13.7萬人、歧視像是性別種除等也減少,整體來說,人類幸福是大幅增加了。

    「進步,是來自於啟蒙思想的實踐」。而早期有一些有名的啟蒙思想家,也影響了小羅老師

像是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洛克的天賦人權、牛頓的科學宗教神學、伏爾泰的言論自由、盧梭的契約論/民主/主權在民、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另外還有康德的永久和平的理想,例子是《巴黎非戰公約》主張戰爭非法化,應以和平方式達成,而1950年大國不在戰爭,用戰爭手段併吞土地也得不到國際承認。另外,羅斯福推動了四大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還有羅斯福遺孀說服56個國家來推動世界人權宣言,其中沒有國家反對,而蘇聯棄權但也沒有反對,本來英法反對,因為他們手上還有很多特權與權力,但她遊走各國去說服最後成功了,這對於很多極權國家很害怕的。

    再來提到哈伯瑪斯,他其實是啟蒙之子,他說:「modernity as an unfinished project. It means that much more has to be done」啟蒙現代是尚未完成的方案,也不要太過相對主義,但反啟蒙的人會反動的修辭來反駁,也就是悖謬論、無效論、危害論。

接下來談到羅老師想和大家分享的是,一點讀書、寫作和思考的個人經驗分享。而對於一個新聞記者來說,必須是磨破鞋底的報導,但作為一個學者來說,那就必須是磨破鞋底的研究,很多時候必須走出去,該去的地方要去不能偷懶,我也分享一下我去過留下的足跡,像是中國的Google、去公視抗議等等,當然在旅途的過程中遇到了很多朋友,像是中國漫畫家鄺飈為我作畫,靈感來自於小魚兒也有大力量,以及透過兩岸公民社會互動與奧援來與艾未未在課堂上互動,還有我得local guide艾曉明、翟明磊、老虎廟、趙思樂。 另外Some of my companions 胡元輝、戴怡慧、簡妙如老師、管中祥老師…。還有一些我啟蒙的老師和幫助我的人,劉俊州老師,王嵩音老師,李政忠老師等等。當然,還有與我自己的旅行和其他,就是1908-1998生的 Martha Gellhorn,他是一個新聞記者、作家,在旅途中全世界我們看到很多不公不義,我們必須知道誰掌控了權力,我們也必須想想做研究是為了什麼?而身為知識份子的使命,我們應該對權力說真話 ,「speak truth to power」, 知識份子是為了真相與真理。另外,影響我的還有Mills (1919-1962)社會學家、作家,雖然他早死,但不影響在我們心中的地位,他說社會學的想像非常重要,我們所研究的社會,當代過去與未來是相連的,另外他也關注權力,能把權力菁英揪出來,還有Stuart Hall對於階級、性別、世代、種族、族群的關懷。接著老師還播放丹麥公共電視台推出的廣告,廣告主打的是「也許你我能串起更多的共同點」,希望大家能打破成見與歧視。

    社會學的想像是公共精神,不要把私人感受和公共問題分開,像是失業、同性戀問題等。再來談到問題意識的部分,我們可以轉換思維、逆反,思索細節,就像是或是你開始思考互聯網可以改變中國嗎 ?但也可以思考那中國會改變互聯網嗎?其實我們也可以選擇走一條人少的路,另外有時後我們必須面對理論重新的接合與挪用。而閱讀、思考和寫作是一件事,不是三件事,以閱讀來說,盡量只讀好東西,有四要點,要有問題意識、有原創論點/概念、有充分證據支持(展現細節)、有可讀性。在閱讀時要思考作者的問題意識是什麼?是真問題?是好問題?是重要的問題?那我的問題意識是什麼?而可以從兩種邏輯來判斷,一個是驗證的邏輯,另一個是發現的邏輯,我們在閱讀時也必須掌握某一文獻的中心論點或概念,記下與此一中心論點或概念相關的關鍵細節

,同時要連結論與自己的觀察,另外還要反思,自己接下來需要讀什麼?需要記什麼?必須勤做閱讀與做筆記,閱讀有兩種,一種是聚焦式閱讀,可選一個狀態好的時間,另一個是背景閱讀,聽音樂、看小說,可以活化思維,另外要避免抄襲、避免剽竊、避免學術不誠實。而做筆記的方法,就是閱讀和思考的積累過程Idea 可以是別人的,但 Expression 必須是自己的。

    另外老師也分享一些在學習寫作閱讀方面很好用的工具WORD、EXCEL、Nvivo、Endnote、Dropbox

Instapaper。最後談到寫作的部分,寫作有三個精隨,就是write、raad、rewrite,它不是一種線性的過程,是不斷來回往返的過程。而Gellhorn說I rarely read travel books myself, I prefer to travel. 最後老師提醒大家,旅行,要記得帶上自己,同時愛上旅遊,不論有多辛苦都不要放棄,未來還有很多你想追尋的旅行。

問答Q&A

Q(麒元):ENTNOTE關於APA格式的問題

A(羅世宏老師):國外其實有很多格式,在他裡面是可以選擇的。但是,台灣的就比較少,但你可以在發表之前最後做一個確認。

分享心得(趙思樂): 羅老師人生中的幫助是非常大的,因為公開演講是在中正大學做的,因為羅老師的幫助,這是交換生身分第一公開演講,邀請我講南京梧桐樹的報導,老師當時追蹤我的微博後來邀請我的,當時在管中祥老師開的咖啡館,聽說變成一個傳說叫做燦爛時光,是在我六、七年前,在台灣交換半年唯一有一次可以在台灣做公開演講。蠻感動的是說,妳們會有一些我們可能這輩子都很難遇到的機會,有很好的老師,希望大家珍惜,也要有一些Outrage去可以多關注這個社會。

Q (趙思樂):蠻好奇你的問題意識?在一件事情的問題意識是什麼?

A(羅世宏老師):在某一個意識上,我也認同我是中國人。我也出於自願,中國對我來講太重要,他就像房間裡的大象,但台灣好像沒有人真正懂中國,但我的好朋友中國人多於台灣人,甚至想要幫助他們,我覺得我可以進到他們世界,回到啟蒙的論點來看,這邊太多有太多極權主義,但應該追求社會進步,我們才會變得更好,而且不用把問題意識想得太過神秘化,很多東西其實都算是問題意識。

圖片: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