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5/9 C-Club 演講公告】唐士哲/啟動媒介研究的N種可能

【5/9 C-Club 演講公告】唐士哲/啟動媒介研究的N種可能


By postman - Posted on 03 五月 2018

2018-05-03 11:46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好:

下周5/09(三)的C-Club-14:00-16:00將由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暨電傳所的唐士哲教授帶來:「啟動媒介研究的N種可能」,歡迎大家當天下午兩點至四點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

 


 

   

C-Club演講紀錄

紀錄: 洪育增

講題啟動媒介研究的N種可能       

講者唐士哲教授       

日期20180509  

地點R227   

參與人數30  

 

 

演講摘要

一、研究問題的挖掘與探討

在大家就讀研究所期間,想必都會被老師們提醒「小問題要大做」,但有些時候「大問題也可能小做」,或許可以透過研究、提供這個大問題一個不算太難的解答。而這次的演講重點在於「媒介研究」四個字,基本上就是個大問題。

 

唐老師曾經在博士班資格考之後被問了一個問題——「什麼叫做傳播媒介?」通常可以先用一個不透過學術的方式進行闡述,然後再進行申論,而唐老師自身也在往後幾年的研究生涯中不斷叩問著相同的問題。

 

二、傳播媒介是什麼?

唐老師認為大概是出現了我們認為的渠道與溝通方式,才有大眾傳播理論,而最早的大眾傳播理論想要回答的問題就是「對話」,對話變成是溝通的最理想境界,對話的過程是否消除己見?讓彼此意見交流?這是人們不得而知的,但能確信的是,傳統最理想的對話是「四目交接」、「理解對方想講的內容」。

 

唐老師指出,在19世紀大眾媒介出現之後,例如廣播、電視等產品,使得訊息的兩方能消除歧視的可能性可能越來越少,因為兩方見面的機會在媒介的使用之下,可能越來越少。然而即便不談大眾傳播媒介,單純來討論人際溝通之間的狀況的話,像是電話等媒介,其實屬於「強制性溝通」,讓人們不得不面對溝通的狀況與當下。

 

三、兩個盲點的釐清與討論

唐老師提到,以目前的狀況來說,我們都存在在一個對話產生的必須狀況,但是對話的過程中我們交流了嗎?還是交流了什麼?或許我們都處在一個交流的無奈(speaking into the air)?而這次演講要談的媒介不再只是渠道、東西、物品,媒介可能是存在於一個「過程」,今天就是要談這個過程。

 

於是,當機構化的大眾傳播媒介研究產生了許多傳播理論之後,能否解決以下兩個盲點問題:

1.     我們不是從第一份報紙出現,才開始使用媒介:例如人們從書寫的語言、音符、說話、數學等就是一種媒介,可是沒有太多討論。

2.     如果媒介的功能是中介,現在媒介中介的過程涉及的事物包山包海,且超越只是人們使用的「工具」這麼簡單:例如手機的使用等變成更多數據的服務與使用,反而是使用者要提供數據、訊息服務給媒介

 

因此,對於媒介的定義不再只是達到溝通目的的媒介,反而可能創造了某些環境等各式影響與可能。

 

四、和理論對話

上述說的各式影響與可能,其實從Mcluhan提出的「媒介即訊息理論」中也有相呼應的。Mcluhan提出了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而這些受影響的就是媒介周圍的人事物。所以其實將媒介從「工具」轉變成「過程」、「過程帶來的影響」等,就有相當多可以討論的地方

 

又例如PostmanMcluhan的理論總結後,提出「媒介生態」的概念,指出傳播媒介如何影響人類的感知、情感、生存的環境等,人們又都是如何生活在媒介的環境中思考、行動的。

 

而這樣對於傳播歷史及週邊的探討,可以從以下兩個學者的論述進行分析:

尹尼斯:

透過溝通技術描寫傳播史,提出「傳播偏倚」理論,認為傳播的過程中發生許多偏倚狀況,例如書寫工具和埃及文明之間的關聯,更可以看出文字的主導權對於宗教意義的詮釋、甚至是文字傳遞的權力象徵等。

 

除此之外,尹尼斯也以加拿大的殖民歷史來解釋,提到加拿大常常受到歐洲國家的資源掠奪、勞力密集等以致內耗,因此尹尼斯認為有趣的是,大眾物資(例如:礦產、林業、稻米等)開採的需求,使得殖民的政權深入加拿大、進行國家建設等。而傳播媒介對生活造成的偏倚就是從發展的經濟型態有關,像是美國的新聞自由、報業發展,也對於加拿大造成嚴重影響(伐木、製紙漿)

 

基德勒:

提出「媒介分流」的概念,例如19世紀開始使用電之後,像是電影、廣播、錄音設備的出現,史基德勒認為這打破了記憶的工具,記憶不再只是人腦的工作。而留聲機、打字機、膠捲就是基德勒認為人類記憶的代名詞,影響著人類書寫及思考的方式。基德勒也從尼采的「早期手寫著作」到「晚期使用打字機進行書寫」這之間的差異找到佐證。

 

五、媒介探討無邊界

唐老師提到,媒介的研究有更多可以探討的部分,就像互聯網的存在,背後需要有相當多的儲存空間(data center)、有技術跟物質的基礎等,被影響、選擇的地方,也連帶形成一個媒介的環境及經濟基礎。

問答Q&A

Q:似乎不只有電話屬於強制性溝通,連面對面溝通也是一種強制性溝通,對於電話的強制性溝通此一論述希望能聽到更多的說明。(碩二/賴麒元)

A:這個強制性是建立在設計這些聯繫的人出乎意料之外的部分。以電話這個例子來看,像一開始以為設置line可以增加溝通的便利,但其實產生了其他的溝通動機及狀況,像是已讀不回等。而電視基本上也是如此,縱使你可以關掉電視機,但是做電視節目的人不可能讓自己的節目服務中斷。24小時都有電視節目的狀況、可是電視節目卻無法做好做滿24小時,使得「重複」變成了一種無所謂、也產生了新的傳播方式。

 

Q:基德勒的分流概念聽起來有點模糊,其實在探討符號學的時候 有一派是說文字本身具有物質性的存在,不知道是否可以呼應基德勒媒介技術對於時間軸的概念呢?(碩二/余岱凌)

A:基德勒確實曾說過在某些年代我們會使用符號的紀錄,但如果以基德勒的觀點來說,會強調讓符號有意義的是「存在乘載這個符號的特定媒介」。就像文字淵源於兩河流域的蘇美人,一開始是進行記帳使用,而符號學處理的符號最早不是用來表達意義,只是一種媒介。像希臘人用的符號具有匯流功能,可以用來當作數學符號、字體等,所以其實符號具有多項功能。

 

Q:這是比較天馬行空的問題,不一定要有答案。在生活中是不是有超越文字的「念力能力」存在呢?因為念力反而是讓我們直接溝通的方式,但好像沒有被歸納進媒介裡面?(蔡崇隆老師)

A:媒介比較是溝通的過程與周遭的影響等,「念力」的概念反而比較像是一種透過技術手段、達到的境地。

 

Q:數位溝通環境的溝通性何在?似乎在這些數位溝通的背後,需要付出較大的環境溝通成本?(蔡崇隆老師)

A:其實有些內容有強調過數位溝通環境的清靜性。

簡妙如老師補充討論:蔡導的提問很有趣,感覺可以做一些傳播媒介科技社會的研究。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