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5/23 C-Club 演講公告】王嵩音/ 新科技與親子關係

【5/23 C-Club 演講公告】王嵩音/ 新科技與親子關係


By postman - Posted on 17 五月 2018

2018-05-17 22:48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下週(5/23) C-Club演講將由中正大學傳播系的王嵩音教授為我們帶來:「新科技與親子關係」,歡迎大家在5/23下午兩點至四點踴躍至社科院227教室聽講喔!

 


     

 

 C-Club演講紀錄

紀錄: 郭亮均

講題新科技與親子關係   

講者王嵩音教授(中正大學傳播系

日期20180523  

地點R227   

參與人數30  

         

演講摘要

    現代的父母在教養小孩的過程往往會面臨到的新課題為青少年在面對新科技時的使用行為態度,從王嵩音老師的親身經驗出發,觀察到青少年在面對網路吸引力的同時也引發了父母與孩子之間的緊張關係,父母親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不免會擔心網路對孩子產生負面的影響,因此父母與孩子在面對關係中突如其來的第三者-網路,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介入才能避免親子關係的衝突是這次演講所要探討的主題。

 

    然而,網路並不是第一個讓父母產生擔憂的新科技產物,隨著電視機的普及相關的父母介入子女媒介使用行為研究也開始產生,電視之於網路同樣對孩童都有著莫大的吸引力。為求降低兒童和青少年使用網路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包括因過度使用而導致的網路成癮以及接觸到色情、暴力等內容,進而影響學習、生活和人際關係等等,父母作為監護人的角色則顯得相當的關鍵,因此有效的做出對應的介入行為是父母所面臨的挑戰。

 

    其中,父母的介入行為可分為四種,其中包括(1)限制型介入:主要是由父母直接設定規則,比如規定時間但特定範圍、(2)評價型介入:父母會和孩子一起觀看並且討論節目內容,偏向控制成分較強的介入行為、(3)無目的型:父母偏向不加以管束、(4)共視型介入:父母會陪同觀看但不加以討論。由於網路的使用特性上較屬於個人使用層面,因此在網路的媒介介入行為上,相較而言共視型介入行為較少出現。

 

    而研究結果發現,父母和子女皆認為「限制型」的介入頻率最高,其中父母認為自己所採取的是時間限制型,而子女認為父母是採取互動限制型。然而有趣的是,雙方對於介入行為的認知有差距,父母對於介入行為的認知程度高於子女,也就是說父母認為自己的介入程度高而子女卻沒有感受,這種結果可能是父母的介入方式較為隱匿,使得子女在認知上沒有達到相同程度。

 

    演講過程中,擅長量化研究的王老師向同學分享了TCS臺灣傳播調查資料庫,其中的數據是針對民眾做調查媒介使用行為以及社會變遷的態度反應做調查,是具有代表性全國社會變遷的調查資料,提供同學在做量化研究作為的二手資料來源。

 

    進一步調查介入行為和網路正面行為的研究發現,以限制時間為主要的策略的限制型介入,但是對於降低青少年在網路上涉及色情與暴力之危險以及社交危險行為完全沒有效果。有趣的是,父母越少採取限制型介入,青少年越會在網路上從事正面行為,另一方面,父母的評價型介入也無法降低青少年在網路上涉及色情與暴力以及社交危險行為。也就是說父母的限制性行為對於子女無論是在正面或是防止負面行為上都是沒有幫助的。

 

    演講進入下一階段,老師開始分享的是親子關係維繫和溝通管道的研究,子女在成年後離開家後如何使用新科技和父母維持聯繫的管道。透過代間連帶理論探討不同世代之間的因果關係,研究結果發現,台灣親子間最常以智慧型手機通訊軟體(LINE)作為主要的溝通工具。總結來說親子間的溝通管道在選擇上會依據聯絡的目的、內容、地點與時機而做出不同的選擇。因此,除了了解使用的頻率外,接下來可以進一步的探討各種管道與功能的使用情形與時機。

 

    演講的最後,老師和大家一起討論臉書關於隱私管理與親子關係的相關經驗,發現同學對於和家長成為臉書好友有矛盾的心理。由於擔心隱私被家長侵犯的前提下,子女會利用設定隱私範圍或者甚至是申請兩個帳號以防範自己的隱私。家長侵犯子女的隱私往往會產生親子衝突,進而影響到親子之間關係的問題,究竟親子間在臉書的互動會呈現什麼樣的關係是一個值得繼續探討的親子關係議題。

 

問答Q&A

Q:想請問研究結果當中「家長越少採取限制型行為,子女的的上網行為越正面」這個部分不太了解,想了解進一步的內容。

A: 家長越少採取限制型的行為,子女反而不會有正面的使用。因為父母不讓子女使用,並不會降低它的危險性,可是相對也會降低正向行為,比如使用網路做功課等行為。以數值來講,限制行為越是多,正向行為也會跟著減少。評價越高,正面行為也越高;但是限制高,正面行為不一定也越高。

 

Q:(補充)我當初聽到這個結果覺得很有趣,所以我在想這個例子會不會是倒過來的,也就是孩子越是走正向網路行為,父母則越是可能走評價型的介入方式?

A:目前這個研究當中的因果關係是將介入行為當作自變項,網路使用服務當成依變項,當中有沒有因果關係還需要後續更多的研究。

 

Q:評價型的家長比起限制型的家長的管教方式會不會相較來說連帶影響子女網路使用技能?

A:目前研究是將網路技能當作自變項,因此之間的因果關係同樣也是需要進一步的探究。

 

Q:子女的網路危險行為以及正面行為該如何判定,是用網路使用內容來判定還是以使用完的結果來判定?另外還有就是網路的使用所產生的社交行為像是網路霸凌等問題,不知道有沒有同樣反映在研究當中?

A:研究當中的網路危險行為是測量在網路上做的事情,比如接觸暴力、色情等內容方面的行為。接觸後會產生的影響就屬於其他研究的研究主題。有其他後續的相關研究有探討網路霸凌的問題,父母的介入行為對於霸凌的舉動沒有影響,但是可以降低霸凌受害者的負面影響。

 

Q:這方面研究是從子女的觀點還是父母的觀點出發?

A:是從子女的觀點出發,但是不是回答真實就不能非常肯定沒有誤差的存在。

 

Q:內容呈現的方式,如果是正面的內容但是以負面方式表達,那在研究中該如何定義?

A:確實在做研究的時候往往會遇到什麼是正面的題項?什麼又是負面的題項?這必須回歸到定義的問題,基本上負面就是牽涉到色情、暴力為主。但是像是在國外的研究就將線上遊戲歸類為正面行為,但是若是玩線上遊戲變成網路成癮的話,我就會將它歸類到負面行為。

 

Q:請問我們該如何正確使用TCS傳播調查資料庫?

A:使用二手資料比較麻煩的地方在於裡面現有的資料不一定是我們研究所需要的,因此訣竅在於你在做研究前必須先把他們的問卷看熟,了解每一年的問卷問了哪些題目,再從中發展自己的研究。

二手資料很好的用法是用來觀察近年來整體的趨勢分析研究。

 

Q:我認為以後可以反過來研究子女介入父母的網路行為,以我的觀察發現父母比我們還要沉浸在網路使用行為 (同學補充)我們甚至會害怕父母做出危險的網路使用行為,比如說像是傳送來源不明的網路健康資訊,擔心他們被詐騙等等。

A:就我的經驗也有發現,年長的長輩對於網路文章當中教授、醫生所謂的專家所講的話非常聽信,甚至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只信網路內容不信醫生的情形產生。

 

Q網路的危險行為該如何界定?舉例像是青少年的多數的網路行為偏向娛樂像是追星,即使在追星的過程學習到很多網路相關的技能,但父母免不了還是會擔心,所以該如何界定不那麼極端的網路危險行為?

A:父母親大多擔心的是孩子花費太多的時間在使用網路,但就孩子的角度而言,可能會因為偶像而產生的正面的影響。

 

Q:想和老師分享我們IG和臉書的使用經驗, 以我的經驗而言會發現身邊的人為了逃避父母親而不想使用臉書,都默默逃到IG平台上面,避免被父母發現自己的行蹤。

 

Q:目前比較大的困境比較是父母應該要去了解運用新科技的行為,不是介入或管理,而是去了解這個世代的運作以便和子女溝通。

 

Q:分享一個網路使用很溫馨的例子,銀髮族運用網路建立起豐富的退休生活,另一方面子女反過來教導網路技能也促進了家庭之間的關係,不一定都是網路危險行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