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are here演講 / 【10/16 C-Club演講公告】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所蔡如音副教授「別再「泰國謝金燕」了:泰國流行舞曲的(新南向)補帖」

【10/16 C-Club演講公告】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所蔡如音副教授「別再「泰國謝金燕」了:泰國流行舞曲的(新南向)補帖」


By postman - Posted on 09 十月 2019

2019-10-09 13:02
Asia/Taipei
類別: 
精選訊息

老師同學大家好:

10/16 C-club演講將由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所蔡如音副教授為我們帶來:「 別再「泰國謝金燕」了:泰國流行舞曲的(新南向)補帖 」

時間:10/16(三) 14:00-16:00

地點:社科院227教室

歡迎踴躍前來聽講


 

 

191016C-Club演講紀錄

紀錄:孫唯容、楊子漩

 

講題:別再「泰國謝金燕」了:泰國流行舞曲的(新南向)補帖

講者:蔡如音 / 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所副教授

日期:2019/10/16

地點:R227   

 

參與人數:40位

 

本次C-Club演講邀請到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的蔡如音副教授為我們分享她今年暑假遠赴泰國進行有關泰國流行音樂的研究,包含泰國鄉村電音、東北磨瀾新浪與流行「哥」神P’Bird的恰恰恰,以宏觀的視角,傾聽泰國的性別與亞際區域史的觀察。

 

台灣人接觸泰國流行音樂的接點,從1990年代前半起出現翻唱的華語歌的現象,例如香港團體草蜢,到了2000年前後則有泰籍華裔雙人女團中國娃娃紅遍華語歌壇,當時泰國最大的唱片公司Gmm Grammy在台灣成立子公司,由音樂製作人許常德負責管理,而近幾年像是City Pop 曲風的Phum Viphurit等泰國歌手為台灣人所認識。蔡如音老師表示,在進入研究之前,自己對泰國音樂的認識也如多數台灣人同樣狹隘,一開始的切入點便是從謝金燕發行的台語電音舞曲中發現跟泰國流行舞曲的接觸。

 

蔡如音老師認為,因為移工社會的形成,台灣跟泰國會有更多面向的互動,但也因為華語樂壇混雜泰國本地流行音樂的嘗試比較少,我們對於泰國流行歌停留在淺薄的刻板印象,例如黃明志的THAI CHA CHA和泰國情歌。

 

她首先介紹的是泰國的鄉村音樂,泰文稱為「Lukthung」,是泰國最通俗、市場最大、韌性最強的音樂類型。從1940年代開始現代化,其中一個類別是生活歌,對應到的是社會底層勞工階級的音樂,這是它跟城市歌曲「Lukroong」的差別,不同的音樂類型也對應到不同的社會階層。鄉村音樂有幾個主要的特徵,第一個它包含了鄉村、原鄉的意識,主要傳達了從泰國外圍到中部都會區打拚的村民的心聲。再來鄉村音樂常包含比較直接明確的情慾、性表達,對比之下中產階級所聽的城市音樂較為含蓄浪漫。第三,Lukthung是一個高度混雜化及現代化的樂種,在197080年代於本土唱片市場大量流通,1990年代加入了拉丁的元素,90年代末開始連結到泰國的國族自尊,而21世紀後便逐漸全球化,鄉村音樂變得不那麼「鄉村」,被年輕人、大眾市場所接受。

 

本次前往泰國的研究,蔡如音老師親身接觸到泰國兩大唱片公司: Gmm GrammyRSIAM,並介紹了這兩個鄉村電音品牌的經營路線。 Grammy Gold旗下有淑女抒情代表Tai Orathai,另外也有被稱為泰國謝金燕走美艷鄉村電音路線的Yinglee,所演唱歌曲《用你的真心換我的電話號碼》在youtube上點閱率破兩億次。GMM的競爭對手RSIAM則嘗試做各種多元的路線,有大膽融合韓國K-POP的女團藍梅、走搞怪風格的LULULALA、性感的RSIAM KrataeRSIAM BaitoeyRSIAM Jah等。RSIAM在意話題性,GMM則重視格調。RSIAM的品牌總監認為, Lukthung的定義不在曲子風格,而是能夠感受到一種社會風情,LukthungPOP的區別就在於此。

 

另外一種泰國流行音樂的新浪潮東北Isan磨瀾,Isan位於泰國東北,文化與自然資源處於相對弱勢的地區,Morlum磨瀾指的便是來自這區域的民間音樂。最早是源自於地方節慶演奏的音樂,80年代開始商業化,90年代起在曼谷出現Morlum娛樂餐廳秀,近10年來磨瀾透過巡迴策展的方式(Morlum Bus)形成一種推廣的地方文化,另外現在也有獨立廠牌從事磨瀾音樂的創作與創新。磨瀾新浪似乎成為了一種文化的展示,能被重新創造與表達,包含電影與微電影。

 

最後蔡如音老師介紹了國民男「哥」神P’ BirdP’是泰文暱稱兄、哥哥的意思,他以演唱恰恰舞曲、抒情歌居多,P’ Bird的流行音樂混雜了拉丁、磨瀾、鄉村、嘻哈、搖滾、J-POP多種類型,在泰國的POP界縱橫三十年,「在台灣的流行樂迷應該要認識Bird」蔡如音這樣說。

 

演講的結尾,對於整個研究歷程的反思,蔡如音老師表示仍在思考流行舞曲在市場上斷裂的類型,目前台灣文化部正大量補助樂團出國的新南向政策,這樣的政策下泰國音樂對台灣音樂能有怎麼樣的發酵與交流,也回歸到演講的主題,希望不要再講泰國謝金燕或印尼謝金燕了,對於泰國的音樂文化是滿失禮的說法。在泰國的音樂中可以感受到社會階層的差異,我們對於音樂類型應該要用社會類型來理解。

 

 


Q1:文化會如何介入音樂?泰國男性會吹笙去和女生示愛,台灣平埔族也有類似的狀況,傳統文化為了推廣會創新,會喪失原本的味道,要持續整合或是有何解方?

A1:文化本來就不是外在於音樂。像是磨瀾音樂也有加入電吉他的形式來呈現,最傳統的磨爛似乎只能透過博物館化,或是透過考古去保存。

 

Q2 音樂類別不只是音樂類別而是社會類別,要如何區分,是社經地位還是背景?

A2:像是巧遇皇室成員逝世時的商場連放三天的聲樂是一種類別,像是鄉村電子舞曲的受眾主要針對青少年,廣大的指標是大眾市場,當我問及GMM他們的回答就是東北的勞動者,而具體而言勞動者又是誰?可能是小攤販業者、機車計程車司機、按摩女郎等等。

 

Q3:相較於泰國廣告,泰國MV的拍攝少了電影感,也讓人感覺低成本、低製作

A3:在越南MV也有相同情況,但同時也有高質感的MV出現,可能是選才是關鍵,即使缺乏電影感,但在廣告與MV,都能發現泰國的拍攝都相當注重故事性,時間長,有主線故事,例如兩個女生搶一個男主角。


Q
4:在地文化的傳佈是否也要以「獵奇化」才容易被流傳?

A4:像是LULULALA的視覺就彰顯泰國的色彩感,也確實到日本表演過,但是容易流傳的關鍵也要看是否對上某個社群的喜好。

      

 


 

自由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