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系辦公告

2020-10-07

【10/14 C-Club演講公告】世新大學舍我研究中心黃順星副研究員:「新聞的感覺結構:一種理解新聞史的方式」

老師同學大家好:

10/14 C-Club 演講
新聞的感覺結構:一種理解新聞史的方式

 
講者 :黃順星 / 世新大學舍我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日期 :10/14(三)
時間 :14:00 - 16:00
地點 :社科院 227 教室

歡迎踴躍前來聽講

演講紀錄
紀錄者:黃晴雯、黃筱真
 

講題:新聞的感覺結構:一種理解新聞史的方式

講者:黃順星 / 世新大學舍我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日期:2020/10/14

地點:R227

參與人數:35位

 

中正電傳所在10月14 日邀請到世新大學舍我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黃順星,以「新聞的感覺結構:是一種理解新聞史研究的方式」講述新聞歷史脈絡,以新聞歷史看台灣社會歷史,用與前輩們別有不同的性質方式發展個人思考模式,再以50年代的日報與八卦雜誌內容分析為代表,說明文本分析的內容背後有著那時代台灣社會的感覺結構。

 

早期新聞史從文人辦報到文人論政,起初論述主流為戰後台灣新聞史主軸,每一年代有特定的報刊與特定的人物,不只台灣新聞史,美國的新聞史也無法脫離「英雄史觀」、「輝格史觀」,高度與政治相關相連,新聞報紙一直都被當成公共領域重要的機制,透過報紙新聞產生的社會輿論

,是對民主政治產生相當程度的監督與促進的功能。

 

對新聞史而言,新聞報業具有監督的功能,對社會,新聞報業則是社會力量的展現,黃順星關注到1978年《民生報》創刊,台灣第一份強調休閒娛樂、強調消費,沒有國家大事的報紙,卻在那個時間出現,他指出「政治方面,台灣人民這麼想要出頭天、想要爭取民主,怎麼會有民生報這個刊物出現呢?」為何民生報沒有國家大事、沒有政新聞內容卻能在高度政治廝殺時代裡出頭?

 

答案在當年度大事─台灣開放了國民觀光,他注意到台灣社會,開始出現菁英文化:文藝季、藝術中心;中產文化:流行音樂、圖書禮券;民間文化:飆車、大家樂等文化出現,這些表現1980年代台灣的文化景觀出現,也表現在當時台灣國民所得上升,國人開始有閒錢,有餘裕能重視文化,《民生報》的興起往前回溯,也就是18世紀英國的消費革命,當時代的文化景觀湧現大量的通俗小說與報刊,報紙是商業中的中產階級產物,新聞史開始有了文化的轉向的依據。

 

對黃順星來說,在他的研究上有所影響的是,學者Carey提到傳播不只是傳遞資訊,它還有儀式性的意義。在比較多位學者講述的觀點與詮釋後,新聞報導與真實世界之間的關係不是內容而形式,報紙本身就是一種文化形式與分類架構,新聞傳輸特殊意義讓我們認知是件很重要的一個方法。

 

在新聞即文化:社會戲劇、媒介儀式方面,黃文星更提到多位學者Turner、Carey、Couldry提出的內容解釋新聞內容,確立民眾的道德規範在哪,到現代社會傳統儀式消失,媒介化現象出現,媒介事件,提供出的訊息已被整合過的,媒介儀式,框限住人們對故事解釋的方向。

 

新聞傳遞資訊的模式、講述故事的關係方法已產生變化,背後因為有社會機制的演變,這時用以「感覺結構」詮釋,黃順星解釋,這需要了解不同世代之間、不同經驗之間的異同,去做文化的假設,容易出現在文學藝術,不同詞彙應用更能表現出世代的差異,在英國學者對於文化實踐、文化與社會正改變文化形態時,對於傳統新聞史的重新詮釋,從對於不同時代的需求賦予新的認知與意義是重要的。

 

新聞即文化,一般人認知裡會認為新聞報紙,即為再現當時代的氛圍與感覺結構,黃順星卻認為,報紙除了再現外,還有個能動性,是有媒介化的力量,對於報紙上的內容,對閱聽人來說,讀報紙的同時正緩慢改變既定認知評價,也提出從不同文本、事件找出媒介建構的真實力量為何,所有的影響力為何,是值得學生們所探討的問題。

 

黃順星提醒自己,不要談政治,擺脫主流新聞史研究中,傳媒機構與政治制度間的高度關連,關注非政治層面的影響,報紙不只政治。在媒介機構,有許多底層人員,對產業有貢獻,在英雄史觀脈絡下很容易忽略其他小人物,關於在媒介的物質性質方面,不只是政治經濟學的問題,還會以其他媒介生態物質出現。

 

演講後半段談白色恐怖時代,在陰暗沉悶的時代,黃順星的家人歷經過白色恐怖,那是個不敢出聲的年代,老一輩的家人都會告誡年輕人不懂就不要亂說,不要參加學運,別亂觸碰政治。但在戒嚴時期遭不當審判的人數共計16,132人,其中於1950~1954年判刑執行的人數高達7,267人,佔總數的45%,這項統計數字,也非現在學生這年代親身經歷,但許多人卻會認為那時的年代是非常恐怖的,當時即便是在自己家裡也不敢批評政治的關鍵詞。

 

黃順星認為「媒介文本」是其中一項因素之一,那時許多報紙的標題,下得聳動,自白書直接在刊登在保紙上,黃順星說,「如果共匪都這麼可怕,為何在要寫在報紙上攤在陽光下讓大家看?」,從媒介事件與儀式問題看起,是人們肯定社會,在50年代,台灣有許多宣傳會報,處理新聞,匪諜新聞,許多都是被操作,消息漏出來,為了社會給匪諜冠上罪名,他們眼中認為的壞人,給予社會大眾刻板印象,以前的行刑新聞,現在在台灣已看不見了,在對岸仍還有,而這些社會戲劇展現出的規則:違犯→危機→矯正→重整,解釋為犯行未出現時,以公共儀式去化解,規範,正義得以順暢,藉由公共儀式解決危機。


簡妙如老師提問,針對感覺結構的部分,媒體是否在感覺結構的塑造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塑造是指藉由媒體以文字或影像報導讓讀者能辨識;但從另一部分史料中,媒體是否成為一種干擾或捏造?如演講中的白色恐怖的例子,匪諜被處決似乎放大了恐怖的感受,從史料得知這是當局的指令,要媒體去書寫,塑造一種感覺結構?因此想詢問講者,演講中討論內容的是指形塑或是干擾?

 

黃順星回應,自己在準備演講過程中,試著重新將資料釐清,想著是否能從新聞報導去談文化史研究?這些媒體文本作為大眾讀物,他說明,特別強調白色恐怖的部分是因為其中單篇的論文,這是政府檢調單位刻意要引導的方向,否則問題無法解決。

 

在資訊封閉的年代,並無新聞自由,黃文星舉例,如中國的央視提供的資訊,即為政府提供想讓民眾看到的,希望讓民眾「認為」的樣子,現今中國的行為,台灣以前也在做;民生報也算是種干擾,猶如使用手冊般,裡頭的報導正形塑當時中產階級的品味,在民國70年代台灣正在推廣不二價運動,民生報已透過報導教導民眾逛百貨公司不該有殺價的行為;簡妙如補充,干擾是指刻意人為操作,而型塑則為自然產生的過程;黃順星則認為以兩種角度看待都可以。

 

胡元輝老師也在會後補充分享,聯合報率先看見台灣社會的改變,在解嚴前把原來第三版應為社會新聞的版面改為民生版,也為聯合報贏得市場及政治上的成功,甚至曾被蔣經國表揚,使得聯合報與中國時報的競爭中達到新的轉捩點。

 

胡元輝說,假設感覺結構對自己的影響不容易清楚掌握,但若以社會結構,聯合報在經營與政治上非常聰明,能清楚看見台灣社會的改變,延續了民生報的成功,也塑造聯合報的成功。當年聯合報與中國時報都以社會新聞起家,同時也反映當時社會氛圍,在政治上不能多做評論,另一方面壓抑的文化也為感覺結構,一般民眾只能從不同面向尋求宣洩,包含談情色或是運動賽事,讓民眾得以在高壓統治下獲得宣洩與抒發,在這樣的狀態下,當時的感覺結構非常微妙融合在時空背景中。

 

另外,胡元輝也進一步詢問,為什麼黃順星在研究選材時,特別選民生報而非自立晚報、民眾日報或者黨外雜誌?黃順星坦言,因為民生報已數位化,若要研究自立晚報則相當困難,自立晚報甚至未有掃描,基於研究者現實的考量,若以研究便利性而言,則優先選擇較為方便、已數位化的民生報。


地 址:621301嘉義縣民雄鄉大學路一段168號
聯絡信箱:telcom@ccu.edu.tw
電 話:(05) 2720411 轉 22501.22502
傳 真:(05) 2721186
COPYRIGHT © 2019 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E-SHOW